首页 > 图腾之神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4章 战神秦天

魔兽山脉,位临魔兽帝国边缘,地势凶险,山脉蜿蜒,魔兽栖息地,其山脉越往深处,其魔兽实力越强横。

天已渐黑,天主仆二人才刚山脉角,停条小溪旁,溪边简单的扎营筑寨后,便开始四处寻些饱腹果实。

天刚黑,俩人捧着些杂果,就都回简陋的营地旁,准备先这山脚下度过晚,明天再前往山脉之上。

吃完些杂果,天色已黑暗,轮弯月高高挂起,周围气温开始下降,冷得直哈口气,然后从兜里掏出两块打火石,准备生起篝火避寒。

天就躺旁看着系列动作,心里不禁想问,“这家伙口袋里怎么什么都有?”

篝火升起后,周围的空气都暖和不少,满意的看着面前跳动的火焰,心里很开心,有时候成就感来得就这么快。

心里乐呵着,难得己发挥用处,想着人能不能夸己的。

人,你看这火...”,转头看,话还没说完,却发现,人居然已经睡着,而且看样子还很香甜。

天确实太累,紧闭着双眼,虽然刚刚重生,但这天也发生许多事情,需要好好的梳理下接下来的计划。

而邀不赞赏的只好脸无奈的盘坐着,玩玩手中的短刃,耳朵放空观察起四周,此刻作为个护卫,不能睡,切以人安全为上,然明白这个道理。

天虽闭着眼,放空灵识,但通过半神强灵魂的感知,能察觉此刻的心里变化和做法,心里还非常欣慰,脑海里想着:“人虽笨点,却也快好苗子”

天揣着手中的小图腾,随即又开始整理己的思绪,回忆起那场爆炸威力实,按理来说,本应该让和福伯都死其中,但却被神秘的小图腾所救,这才得以重生。

福伯的死,还天耿耿于怀,不过天曾经听说过种复活亡者的魔法,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这可能抢救福伯,弥补遗憾最后的机会,于脑海里疯狂的寻找着有关灵魂复活的记忆。

很久都没有头绪,让烦闷不已,突然,道记忆闪过,想起和丹神清风老头聊天时的句话,清风老头曾说过,庆帝国皇室藏书阁有本黑暗法典。

黑暗法典世界禁忌之,里面好像就有记载灵魂复活的法术,这可能福伯复活唯的希望。

不过,庆帝国藏书阁中的东西只有极少数权贵才有机会碰天对身的情况还心知肚明,且不说此地距离庆国非常遥远,总不能拿着这副身体就跑去庆帝宫吧。

天知道,恐怕世人已皆知生死,夺舍虽为有先例,但却禁忌,的突然出现只会徒增恐慌,而且如今重生,实力也今非昔比,贸然前去,恐怕会被当作疯子杀掉,现只有提升实力才最重要。

搞清楚主次关系和如今的处境,天这才彻底闭上双眼,半睡过去。

第二天清晨。

太阳还没升空,但天以渐亮,温度稍凉,山脉旁围绕着白茫茫的雾气,看见程度非常低,这时候如果有魔兽偷袭,危险程度也不亚于夜晚。

迷迷糊糊的睁开的双眼,感觉身上好像有点重,暖暖的,懵懵摸模,感觉很熟悉,原来的天的衣服,心中顿时觉得暖暖的。

“嗯?”天顿时惊起,从朦胧清醒短短几秒,连忙己失职的行为。

昨天明明己负责守夜,居然不小心睡着

正当想着不知怎么对人解释的时候,又闻见阵烤肉香味,还未等开始寻觅,天率先开口,淡淡地说:“你醒?”

只见天蹲坐正篝火旁,手里不停翻转,烤着只不知从哪打来的肉,看肉模样像只狗。

天淡淡的声音把吓得不轻,还以为天生怒,哪还管什么肉香,连忙跪,嘴里颤颤巍巍:“..人,抱歉...”

不过天倒没有责罚的意思,挪挪身子,篝火旁腾个位置,说:“下不为例,先过来吃早饭吧。”

人这么暖心的态度对,心里过意不去,现人不仅给披上衣服,还给早餐,想起己失职的所作所为,内疚的情绪和眼中的泪水,下子就止不住,两个手抹着眼睛,哭得稀里哗啦。

看着这泪人的模样,天无奈的摇摇头,心想,都十五六岁的人,还只会哭哭啼啼,不知道这娘们唧唧的小家伙,怎么获得狂战士血脉传承的,现这样,祖上的脸都给丢尽

心里虽这样想,但天还摇手,示意打住泪水,然后说:“行,娘们唧唧的,快过来吃饭!”

天这样略带责怪又略带温柔的话,才让停住泪水,带点责怪的话反而让好过些,抹抹脸上残留的泪水,带着些哭腔,本正经的说:“人,我保证下次不会!”

这态度,种带小孩的感觉天脑海里升起。

与此同时,天察觉己灵识之海中那条透明的白线,现居然变成十分明显的乳白色。

天很疑惑,“难道这条线与有关吗?这么感觉每次对好些,就会增加部分浓度?”

不过天目前并没有太意这个问题,因为白线第次出现的时候就研究过,但后来发现,这多出来的白线并没有给带来任何好处,之后就不再理会。

天拿着那丙短刃,分块烤肉,递给。见这幕,受宠若惊,连忙上前客气地夺过天手中的短刃,嘴里又恢复那嬉皮笑脸的模样,边笑边说:“人,人,这种粗活让我来!”

就这样,俩人分食起这烤肉,天吃得缓慢,细嚼慢咽,而可能太饿,也或许昨天的干粮太难吃,吃相比较粗犷。

这烤肉吃半的时候,突然停停口中咀嚼的烤肉,对天说句让十分汗颜的话。

人,您刚刚的样子,好像我爷爷!”

此话出,吓得天把刚咬进嘴里的烤肉喷得老远,还差点被口水给呛。此前周围的权贵拍马屁,都只说说神功盖世、英明神武这些话,还次听见这种如此“特别”的评价。

天连忙打住接下来想说的话,心里无语的笑着,但表情还带点严肃,催促天:“赶紧吃,别那么多废话。”

天这样说,赶紧把己的嘴给闭上,实想不通,人年龄与己相差并无太多,怎么说起话来感觉这么老道,以至于己都觉得遇见长辈

嚼着嘴里的香喷喷的烤肉,刚把嘴闭上的,过会,又开始忍不住,疑惑的问:“人,这些肉您都哪里找来的呀?”

己看周围。”,问题不断的天真有种带小孩的感觉,这家伙简直就个话痨。

不过随即天突然发现,己灵识之海中,那条突然出现乳白色线,又浓几分,现更加确定己内心的那个想法。

这条线确实与有关联,可以反向理解为,忠诚,这条线的浓度就越明显。

明显不知道这些,只不解的将头望向四周,只见十米的范围内,正躺着两只奄奄息的狼,嘴里喘着粗气,无不例外,双脚被根细长的木棍洞穿,无法动弹。

之前心只顾着吃饭,以至于都没有发现这两只狼的存

然后又突然联想,昨晚守夜时睡着的失职,脸红,有点不好意思,知道,如果没有人保护的话,现躺地上沦为食物的就

腿上插着的木棍,又有些疑惑,人不个魔法师吗?这搏斗的痕迹怎么像武者的战斗风格,但身边只有武者,难不成?

这里,鄂然醒悟,内心十分震撼,这才意识人不仅魔法师,还精通武者技能,居然魔武双修的绝世天才!

...人,您居然魔武双修!”

这个想法吓得说点颤微,整个陆中,有天赋修炼武技和魔法的人百里挑,而有魔武双重天赋的人更百万挑

普通武者单线努力追求生,倘若没有特殊机遇,也难高阶,有魔武天赋,并且能够魔武两条线走极致的更少上加少,目前陆最强的魔武双修,只有庆帝国高手之,曾经庆帝国将军!天!

可惜,不久前传言,庆帝国将军前段时间,已经不知所踪,想这里,八卦的问天:“人,您该不会也因为仰慕崇拜战神,才取名天的吧?”

这么问也不无道理,天此前可谓天才少年,不仅年少成名,依靠强横的实力,还成为庆帝国的护国将军!

这样个人传奇的英雄人物,然有许多人心生崇拜,导致后来陆有很多崇拜魔武双修的人,都偷偷改名姓。

这样问,很无语,什么仰慕?什么崇拜?你眼前的人,就如假包换的庆帝国战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