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腾之神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9章 疾风狼

望着洞口群,双腿依旧止不住颤抖,深深咽了下口水,“我才不怕你!”吼出一句给自己壮壮胆。

这一举动眼中,就显得十分嚣张,使得它更加激愤,立马就群起而攻,誓要将这人类撕碎。

“呜~。”

一声低沉吼从后方传,瞬间使得暴躁群安静了下

“人类你出吧!”

群后方居然传一句人语,震惊之余,群尽然有序让出一条笔直过道,一只银色毛发从中间走了出

毛色格外显眼,与其棕色群产生了极对比,体型有两只那么,獠牙也显得格外狰狞。

“你你你,你是谁?”了眼睛,口齿不清。

“没礼貌人类!”王没有理会,依旧盯着树洞中,“出吧,我答应过银牙,不会伤害你。”

从树洞中钻了出,看着王,眉头轻微挑起,“你是疾风族?”,默默了鼻子,斜靠树旁插着手“只有你是疾风族?”

看着慵懒样子和问题,王心中稍有不悦,耐着性子反问:“哦?你居然知道疾风族?”

知道疾风族,王反而了一点兴趣,俩人就这样说着让旁人摸不着头脑话。

“什么疾风族?”一旁满脸问号。

面对问题,笑了笑,立起身子,“我当然知道,并且我还知道,你疾风族目前数量所剩无几了。”

之所以说话这么有底气,是断定了王不会伤害它,刚才王提到银牙,立马就清楚了,所以才讲话如此有恃无恐。

回答问题态度让王非常不悦,若不是因为答应它两个儿子不伤害,估计早就打算将这俩人类弄死喂手下了。

“哼,你走吧,知道我疾风族,说话态度还如此恶劣。”它模样有些生气,好像被触碰到了一个伤口,转过身去,随后又扭头看着“真是一个没礼貌人类!”

说完,它便潇洒离去,带着群继续去别方觅食。

直到群走远,才问出疑惑,“人,这疾风族是什么东西啊?明明我穷途末路,怎么突然放过我,事出有蹊跷啊!”

望着群离去方向,扶着,一脸不解和疑惑。

“蹊跷你个鬼!还记得清晨受伤吗?”无语,这家伙怎么还是个阴谋论患者。

“当然记得!不会被人您放走了吗?我好像还吃了一只。”

...

,昨晚两只落单被一只成年追杀,恰巧跑到营地,前有人类篝火,后有财,它绝望地愣了原地。

就楞那一两秒,立马被后面赶上,豺见此机会,挥舞着利爪和尖利牙齿,直接飞扑了上,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却被一道巨火球术给轰成重伤,施法着正是半睡状态所为。

俩只幼见此状,依旧是害怕极了,父母和族人常常和它讲,人类如何如何邪恶,干脆没多想,张牙舞爪就向攻击,却被拾起地上两根树枝,洞穿腿。

了解到龙去脉恍然悟,原昨晚吃是豺,“原人您放离开,是早有预谋啊!”

“巧合而已。”无语,心里暗暗想,这家伙果然有点阴谋论倾向。

不过之前治愈俩只幼时,确实心存一点积累机缘心态,果不其然,这次就用上了。

“你记住一句话,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转头对着说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人也是一样。”

人,刚刚那只王好像回过一次头。”

“...”

俩人这晚上还是点燃了火堆,魔法消耗太,身体极为虚弱,休息树洞中,作为侍卫就洞口守夜。

这块地方是地盘,因此它过了一个和谐晚上,这次守夜尽职尽责,睁个眼睛,没有睡着。

望着清晨雾气,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用治疗术将昨晚王风刃攻击留下伤口治疗完毕,伸了伸懒腰。

人,您醒啦!”回头看着,给了一个微笑。

没有说话,挥手一道清醒术丢到身上,将昨晚守夜留下疲惫减去半,精神了不少。

“谢人!”觉得挺神奇,连忙谢过。

“走吧,趁早,今该往深处赶去了。”走出了树洞,让收拾了一下周围东西,打算趁早启程。

用灵识辨认了一下方向,踏着清晨雾气,俩人继续路程,去往更深去锻炼。

一路上遇见一些落单魔兽,实力稍弱都让给了去锻炼实力和应战能力,而强一些魔兽就交给处理。

一只倒霉一级七段巨型毒蝎,本以为遇见两个可口食物,没想到却二人配合下,丢失了性命,就连背后毒刺都被其中一个人类拔下,绑一根根子上,做成了带毒长矛。

一路上和魔兽锻炼,让实力增长了不少,一些比略微强魔兽,凭借死亡翻滚技能和带毒长矛,现基本都能够斩杀。

时间一下子就到了晌午,太阳早已打破了白茫茫雾气,散发着持续热量,高高悬挂半空中。

指导下,刚好完成了中午前最后一次搏斗,然后将这只击杀野猪做成了烤猪,战斗消耗量体力它十分饥饿,口撕咬着正香喷喷猪腿。

果然,自己劳动成果吃起就是香气扑鼻,更加让人食欲开,忍不住多吃两口。

边吃边观察者四周环境,这里还没到山脉中间,遇见魔兽实力最强不过也才一级八段,除此之外也没碰见内含魔晶这种好事,现还达不到提升关键

还得前往山脉更深处才行,吃饱后躺下休息了片刻,便又准备起身出发,而一旁刚刚吃饱,坐地上摸着滚滚肚皮,“人,这么快就走了?”

瞪了一眼,先行一步,立马老实闭嘴站了起,拿起身边带毒长矛立马跟上,心里一紧,好像最近有些过头。

迈着步子跟上,前方为开路,就这样,俩人又踏上了前进之旅。

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遇见魔兽越越少,特别还有一些好像是从山脉深处奔跑出撞上感觉,这样反常场景通常是有事发生。

“莫非?”

命令加快了步伐,想要验证一下自己这个想法正确性。

一路斩杀了几只奔低级魔兽,到了一处山谷,定眼往下一瞧,居然是一片熟悉面孔,一百多只带领下正谷底,而群对面则是一群由豺王带领群。

俩个种族分割了魔兽山脉外围区域,一直是处于水火不容状态,谁都想弄死对方,独享外围区域,可惜任何一方都无法有把握消灭对方。但这一次,看架势好像要了。

俩人趴山谷上,望着谷下紧张对峙,一副吃瓜群众模样。

王乃是二级七段实力,加上疾风血脉,勉强和同级八段王打个平手,这场斗阵估计是一场好戏,说不定还能渔翁得利。

两族王都前方死死盯着对方,身后小弟一个个都呲牙咧嘴,也都摆出一副随时打架阵势,就像一桶**,只差一个***。

对峙了许久,俩只王才开始相互讲起话连忙竖起了耳朵,认真听下面谈话内容,能听懂一些简单魔兽语。

十几分钟后,听完对话,露出了一个兴奋笑容,“没想到山谷下山洞里,居然有一株刚成熟灵草!”

灵草,集地精华,孕育百年才能成熟,其中蕴含能量特别,即使是四级魔兽遇见都会欣喜若狂,服用后提升实力不说,还有一丝可能激发上古兽族血脉。

灵草是什么?”兴奋样子,止不住疑问,是什么让人如此开心?

灵草是魔兽一族圣草,一般只要兽族皇都才有。”解释道。

“什么?还有这种好东西,那我快夺过吧!”

听见这样好消息,异常兴奋,恨不得立刻把这圣草给夺过,但是刚说完就被敲了脑袋,没好气解释到:“你想当着两只两级高阶魔兽眼皮下抢东西?何况这灵草只要对魔兽才起作用。”

撇了撇嘴,有些丧气,“那这对我不是废草吗?”

看着这不争气样子,搓了搓手,一脸狡诈,“但是我可以将它练成丹药啊!”

“嗯?还能练成丹药,这个听起不错!”听见这消息,沮丧心情瞬间消失,等会有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仔细思索了一下不对劲地方,瞬间反应过,瞬间震惊之余又一脸懵逼。

“等等,炼丹?人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