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腾之神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2章 收小弟

被掐着脖子,满脸通红,青茎暴起,嘴里艰难凑出一句话。

“你,你不!你到底谁?”

孤儿迟疑,却依旧死死掐着脖子,丝毫没松手意思。

“我当然,又或者说,我!”

整理一下自己记忆,秦陷入回忆中,炼丹爆炸一瞬间,他就被反噬,之后便生死道消,福伯也那场爆炸后死于非命。

自己死前,灵魂突然被吸收进一块小图腾中,这块小图腾自己曾经遗迹中所得,问过很多,都表示没见过这种东西。

亲眼见福伯死自己眼前,可却什么都做不,只能任凭灵魂被这块神秘小图腾吸入,不久,便沉睡过去。

这一切皆因他而起,他失误导致这场灾难,对于福伯死,让他内异常煎熬。

而被掐着瞅见秦陷入沉思,此刻无法顾及自己,连忙使使眼神,让旁边三五小弟趁机弄死秦

可刚被吓坏胆子几个小弟哪敢动手,浑身颤抖,连忙摇摇头,都躲得远远

“一群没用废物!”中大骂一句。

“看来,只能靠自己。”

眼神一尖,嘴角闪过一丝狞笑,右手从腰间别出一把锋利短刃,乘机一刀捅向秦

“去死吧!”,得意笑起,头一横,管你什么,这一刀过后便刀下亡魂。

可下一秒他就惊,不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只发觉他手失去知觉,一瞬间,好像已不再属于他。

稍回过神一瞧,秦另一只手正死死掐住他手腕,骨头碎裂发出“咯吱”声。

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刚还胜券原地,手骨碎裂疼痛传遍全身,让他忍不住想大喊。

可任凭他如何吼叫,喉咙里愣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惊惶涌上头。

“真不赖,无毒不丈夫!”

面对无礼行为,秦非但没生气,还对这样行为表示赞赏。接着又开口道:“如果收下你,加以训练,未来一定一条好狗。”

罗里吧嗦样子,意思,也好似看见希望,此刻还管什么狗不狗,吐吐舌头,连忙投去一个臣服眼神。

想,现大不自己认个错就好,能缩能升一直他活命信条,里盘算着,等以后哪趁秦睡觉...。

看来,这样事他以前也没少干!

“咔嚓!”

里还没盘算完,脖子却秦一招扭断,得意眼神中吐露着一种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

看着死去,眼神中带着一种尖锐,嘴里淡淡说道:“可惜,我现情很不好!”

加以**,做条狗或许块好材料,但千不该万不该,最痛苦时候遇到。

福伯死,他中十分自责,煎熬无比,此刻正缺一场发泄,这不幸装上枪口。

身死,死相极其悲惨,把其余几个小弟吓得浑身发抖,他们才十五六岁,虽说干过不少偷摸打劫事,但却还从未杀过

他们眼中,杀手段和做事风格,用恶魔一词来形容都不为过。

“别,别杀我,别杀我,我们都,啊不,被这小蛊惑,别杀我...”

一名站前头小混混“扑通”一下,双膝直直地上,使劲低着头,眼神都不敢直视秦,毕竟秦眼神真太吓,不知道杀过多少才能这样目光。

他都被吓得不轻,说话都开始口齿不清,连忙把责任推卸到死去身上,毕竟死不会说话

歪头,看着跪倒小混混,脸上露出一个和善笑容,不急不慢说到:“吗?原来这样啊?”

见秦微笑,他顿时松一口气,看来恶魔也并不那么绝情,现只要一口咬定死去指示,说不定眼前这恶魔就会网开一面。

他连忙互相辩解到:“,就这该死蛊惑我们,才使得我们得罪你!”

其他同伴见状也纷纷跪地上,指着死去,连忙附和说到:“对对对对,我们都受这小指示才不得已而为之!”

依旧微笑,依靠一旁静静听着,任由这群拼命解释。

等他们都解释得差不多时候,慢慢走到他们身边,蹲下身来,拍拍最前面那个小混混,轻声句:“放。”

这名小混混顿时大喜,看来这恶魔,啊不,这大善并没病狂想杀他们几个,现中,秦形象瞬间从恶魔变成使下凡一般。

刚准备开口道谢,突然发现自己竟说不出话,伴随一种坠落感,睁眼一看,却看着自己躯体少个头颅,原来以身首异处,断性命。

“放,我肯定不会让你们死太痛苦。”

说完,咧一下嘴。手里不知何时拿着那把匕首,一刀面前这名少年。

其他几个小混混看见这一幕,里害怕极几个裤裆上还慢慢出现一团扩散水渍,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他们此刻感觉仿佛置身血海地狱之中,而他们眼前嗜血成性魔王化身。

一个个条件反射,紧张地屏住呼吸,但止不住疯狂跳动。

他们应该感谢还能脏乱跳,因为下一秒,这辈子就彻底感受不到

站起身,手起刀落地解这几性命,没让他们感觉到一点痛苦离开世,果真说话算话。

几个小混混都躺血泊之中,红色鲜血顿时流一地,汇聚起来,就像一条蜿蜒江河向四处奔袭。

不过,秦却单独剩下一个小混混,并没动手杀他,看来意而为之。

而那名小混混依旧跪倒地,低着头,但里紧张极

“你叫什么名字?”还没等那小混混回过神,秦出他意料先问起他来。

尽管这小混混已经做好必死准备,但听见秦这样问他,还一愣,忙回答到;“大,我没名字,他们都管叫我小三。”

不紧不慢举起手,将手伸向胳膊,这一伸不要紧,却把他吓得浑身发抖。

小混混哆嗦着嘴,连忙惊呼:“大!别杀我!”

一脸黑线,皱皱眉头,难道我这么可怕吗?

融合这与他同姓名短命鬼,秦身体,已经大概知道这场闹剧来龙去脉。

无非只这秦街上不小踩到鞋子,就被这些拖进小巷里殴打。

过程中,能感觉到一个小混混殴打时并没用力,拳脚软绵,只装装打样子罢,而这假装打小混混就眼前这位。

将手放这小混混肩上,问到:“打我时为什么不用力?”

这小混混依旧低拉着头,倘久才说出一句:“我只不想欺负别。”然后又补上一句:“我知道你想笑我,但我确实不愿欺负别。”

笑,点意思,没想到这罪恶之城混乱地方还这种,然后反问到:“那你想过,这事被他们发现,你可没好下场。”

“我想过!但那又怎样呢,可能,可能我就只这种懦弱命!”

小混混些激动争辩着,此刻仿佛忘记,他面对刚刚他眼中还恶魔秦

不过秦却笑脸依旧,他当然知道这小混混举动出于无奈,毕竟这混乱之地,如果不依附某一方,很难活下去

他只证明一下自己判断,这名小混混回答也并没让他失望。

听完这句话,拍着他肩膀,想想说到;“其实这并不一种懦弱,而正义!”

“正义?”小混混些困惑,这句话好耳熟,好像曾经听他死去爷爷生前也说过,一种英雄才气魄,叫正义!

经历过这么多年黑暗风雨,他中不断反问自己,这混乱之地还正义这一个词吗?

见他困惑,知道这小混混点上道,回答到:“,这正义!”

需要手,他记得,帝王之术这样一句话:只对自己折服,才会真正忠诚可言。

等小混混还思索过程中,秦率先打破沉默场面,说到:“兴趣跟我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