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神剑道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婚夜2

娶了个美若老婆,新婚之夜却不能碰,不能摸,连床都上不了,只能默默抱着膝盖靠着墙缩墙角。

真切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恶意。

红烛微曳,映新房片暧昧。房里顿时陷入了长久安静,两个人都身大红衣裳,个冷傲恬静床边,个可怜巴巴墙角,只能隐约听到自己呼吸声。

过了好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不会,真就这么让这里过夜吧?

苏青长睫微动,曼妙躯体微微扭转,躺了床上,大红床帝垂下,让只能烛光映照下看到个模糊倩影。马上,苏青素手挥,两枚红烛顿时股冷风中同时熄灭…让连影子都看不见看不到了。

要不根本不可能打得过这女人,就冲她这冷傲模样,他非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可。

平时还能舒服睡床,新婚之夜却只能睡墙角…这能睡着オ怪!憋了半终于再次出声:“话说,你什么时候回寒霜宫?明,还?”

苏青……

笑了笑,神色淡然道:“虽然对寒霜宫了解很少,但至少还知道寒霜宫只收女子,而且禁情禁欲,寒霜宫美女无数,却从未听说有哪个嫁人。而你却嫁给了。看起来,即使寒霜宫中,你赋依然很惊人,说不定,还百年难遇绝顶才。否则,寒霜宫也不会因为你而破了这个先例。

苏青……

仰起头,看着头顶片黑暗继续说道:“这样你,寒霜宫定会想最短时间内让你进入寒霜宮,那里有着普通辈子都难以见到绝世强者,有着数不清材地宝,这些条件之下,你力和地位都将短时间内飞冲。你应该,很快就会走了吧?”

苏青沉默着,许久,才出朦胧声音:“个月。”

个月?"脸上微现诧异,然后微微笑,垂下头,低声道:“谢谢。”

苏青:“!”

个月,应该你为了而争取下来吧?如果寒霜宫那边,定不会愿意让你这个废柴身上误这么长时间。你之骄女,从你如此受寒霜宫重视看来,将来你成就,或许足以达到寒霜宫宫主那个级别。别人笑,讽,从不把眼中,而将来势必做视苍风帝国你不但甘愿嫁给,还

尽可能维护这可笑男人尊严,虽然知道你做这些,只为向过世父亲报恩,但还谢谢你。

不用。“苏青亳无感情回答。心中却阵轻薇动容,因为他猜想那些话,分亳不错。她师傅寻到她时,和她说过,她赋即使寒霜宫之中,也百年难遇。她甚至说过,将她带入寒霜宫后,她有信心让她二十岁时,突破灵境,达到地境…风云城第高手烈都未能达到境界。

二十岁之前达到地境这对风云城人来说,连想象都不敢方夜谭。

迎娶你之前,本以为你会像大多数人样对不屑顾,但事实上,你比想象要好多。不但长好看,赋惊人,就连心性也很善良,作为女人,你真可以说完美了,

苏青:“!”

嗯,既然你这么善良,定不会愿意看到你夫君新婚之夜睡墙角对不对?那张床还挺大,睡两个人绝对不会拥挤

话还没说完,股冰冷杀气就扑面而来,让他全身不禁打了个哆嗦:“再胡言乱语,就把你丢出去!”

歪嘴,乖乖闭嘴,刚离地屁股又悻悻坐了回去。

墙角缩到大半夜,依旧亳无睡意。他睁开眼晴,抬起左手,看向了自己左手心。黑暗之中,来自毒珠微弱绿芒显然格外醒目。

沧云大陆,借助毒珠神威,他孤身人搅动下风云,让整个沧云大陆动荡不安。但,却也几平耗尽了所有毒力!

如今毒珠和他身体融合,但他从已成为他身体部分毒珠上,却几乎感觉不到了任何毒力将他逼死那场追杀中,他用毒珠毒力杀死了众多旷世强者,却也透支了毒珠力量,让它毒力油尽灯枯,而透支和用尽两个概念。用尽还可缓慢恢复,透支,却连源泉之力都几乎耗尽,或许连恢复都不可能了。

如今毒珠,基本只剩下了解毒、淬炼丹药,储存等功能。

如何修复残废脉,已经想了。他脉不长大后受损,而出生时便损伤,残废彻彻底底,完全无法用常规手段去修复。那么,欲要修复,就必须先净化现有残缺脉,让其重新生长,流程,基本无异于将现残缺脉废除,重生个完整脉。

难度有多大先不说,单单风险,就极其

之高,脉连着命脉,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直接丧命。而要做到废掉旧脉,重育新脉,至少需要三件东西

“老婆,你睡了吗?”出声问道。

半晌,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咳咳,老婆,你不会真睡了吧?

次问道。

叫苏青!”苏青声音中透着清冷。

知道你叫苏青啊。”挠了挠眉心,很奇怪说道:“老婆,有件

事想要问问你。”

苏青!"苏青怒了。哦,好!点头,然后本正经问道:“老婆,如果你去了寒霜宫话,七玲珑草、紫脉晶、地丹,这三种东西你有没有办法搞到?

所说三件东西让苏青微闭凤眸顿时睁开:“你要做什么?”

“莫非你真有办法弄到?”见苏青居然没有直接否決,马上满怀希望问道。

苏青微微沉眉,缓说道:“七玲珑草没听说过,地丹需要猎杀地兽才能获得,整个苍风帝国能猎杀地又有多少人?寒霜宫即使有,也必定少如麟角。而紫脉晶则有再多钱都无法买到,四大宗门都会为之疯狂地至宝!得到颗,足以抵得上十几年苦修。这三件东西,不要说,就算宫主,也几乎不可能同时得到。”

胸口重重起伏了ー下,然后闭上眼晴,久久无言。

这想得到这三件东西,究竟要做什么?“苏青主动问道。

修复脉。“如实回答。

“”帮不了你。”苏青道,同时,她也并不相信这三件东西可以修复脉否则,她师傅绝不会不知道。

摇头,无所谓道:“这三件东西确不普通人能够搞到也只随口问。“顿了顿,他用小了几分声音道:“老婆,你说你回到寒霜宫后,们还会再见面吗?

不许再喊老婆!叫苏青!“苏青忍无可忍,声音至少冷了八度。

亳不意,悠然说道:“娶了你,你嫁给了们可拜过地,若干人见证,该走程序全走了。现文夫,你妻子,不喊你老婆喊你什么?”

苏青时间无言以对,好会儿后,才漠然道:“算了,随你。”

顿时咧嘴而笑这个老婆摸不得,碰不得,但占点嘴上便宜还要滴

你还没回答刚才问题呢,你回到寒霜宫后,们还会再见面吗?再次问道。

不会。“苏青回答。”

“也好!”点头,然后把头倚后方墙壁上,闭目说道:“其实你应该早回寒霜宫,而不需要顾虑。以你赋,本就不该留这小小风云城,更不应该被所牽绊。你走了之后,身份公开有寒霜宫弟子夫君这个光环,至少这风云城中应该不会有人敢正面伤害了。

也会因此活更加安逸些。哦对了,“纳妾你应该没意见吧?”

随意。“苏青面无表情道。

嗯,这还差不多,否则话,你这辈子都不再见,要再不让纳妾,还真打算到时候休了你。

苏青心如静水,此时也生出将

脚踹出去强烈冲动。

这时,她忽然看到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顿时问道:“你去哪?”

睡不着,出去看看星星。“回答,同时心中阵**,这女人,你这里蹲半夜,看你能睡着不。

苏青没有再说话,推开了房门,走到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