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神剑道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小姑妈

能不借助外物御空飞行,澈不知那需要什么实力オ能做到,反正王玄境与王玄境上面真玄境都无法做到,而真玄境之上强者,那是君玄境啊!

黑影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来到了澈旁边,黑影全身漆黑,浑身黑气缠绕,他周身,更是游荡着无数黑气,那黑气,犹如一条条毒蛇,准备刻择人而噬。

黑影没有停留,而是朝远处闪掠而去。而此澈却是脸色惨白,因为那黑影瞥了他一眼,就是这一眼,使得他如坠入地狱,一种恐惧情绪瞬间慢遍他全身,让得他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不…

被对方一眼就如此不堪,一种屈辱情绪从澈心底滋生了起来,澈低吼了声,强行抬头,向黑影人消失地方,神色坚定,:“宁可死,不可畏。”

澈开始回走。夜深人静,只能听到自己踏地声音。距离门后墙还有不到百步距离,忽然到一个人影正向他迎面走来

脚步蓦地停止,着前方。这么晚,是谁竟偷偷来到这里?

对面人影也同现了他,停住脚步警惕:“是谁?”

这个声音,让澈顿瞠目,失声:“?”

“啊?”对面人影一声轻呼,快步跑了过来,离近了,月光下映出一张娇美灵秀脸颊,正是惜。澈,她睁大美眸:“澈?你怎么会这里。”

澈抓挠了一下头皮:“晚上睡不着,就出来星星。”

星星?今晚可是你新婚之夜,你不陪你苏青诗洞房,居然跑到这个地方来星星!”惜抓过手臂,满脸娇嗔气愤;“你不知这里会很危险吗?会有攻击人玄兽出现,这么黑说不定还会有坏人闯入这里,你不心碰到了怎么办?都和你

说过好多次,没有和爷爷陪着,就算是白天,也绝对不可以一个人来这个地方。

你居然,又不听话!边说着,惜还气急手臂上不轻不重掐了ー下,以示惩戒。

“啊!疼疼疼疼!”澈忙不停喊痛求饶:“错了,下一次定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惜美眸一瞪。

绝对没有下次!以后想来后山定会喊上一起。“澈信誓旦旦

话说回来,要不是他多了一世记忆,也绝对不敢一个人大晚上来这个地方。

这还差不多,不许有下次!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都这么晚了。”澈一脸疑惑反问

声音了下去,眸中现出些许茫然:“不知为什么,今晚老是睡不着,然后现今晚星星很多很亮,就想着来后山星星。”

澈抬头了一眼天空,微笑:“以前,经常会半夜偷偷跑出来吹夜风星星呢…还经常被爷爷发现,然后训斥一顿。”

“嗯。”惜应声,轻声说:“也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想试试一个人出来星星感觉,因为以后,或许都只能一个人,不能再和澈一起星星了。”

啊?为什么?

笨蛋!因为澈成婚了啊!以后晚上当然都要陪你青诗老婆睡觉,哪还会和偷偷跑出来吹夜风星星。惜转眸白了他一眼,唇瓣也没来由翘了起来。

“不会啊!只要愿意,无论什么候,都愿意陪来这里星星。你!不就是陪着吗?”澈笑着说

你还说!新婚之夜,居然一个人偷偷摸摸到后山来呀!你不会是被苏青诗赶出来了吧?想到这里,惜一脸怒色,一跺脚:“哼,太过分了,找她去。”

不用管她。澈一把抓住手:“不是被她赶出来,是自己要出来。或许是心预感到会这里遇到,来,们还去那个地方。”

啊。

牵起手,迎着微凉夜风,澈带着她跑向了那个熟悉地方。这是一处低矮山丘顶部,上面铺满了松软嫩草。澈和惜肩并肩靠一起,沐浴着不拂过惬意夜风,心中一片平静安和。

本来以为,澈成婚之后,会失去好大ー半澈,苏青诗那么漂亮,一切都比好,怕你有了她之后,会一直身边,陪间变得很少很少。

仰望夜空,目中微漾着比星辰更

璀璨涟漪眸光。

真是居然一点都不相信澈满是幽怨反驳:“明明早上候才说过,心里,一百个苏青诗,也比不上是和做下约定,可是记得很牢,也一定会心甘情愿遵守

“和苏青诗成婚之后,不能有了老婆忘了,不能减少和一起间,对于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还有一条,虽然苏青诗成为了老婆,但她心里地位,一定不会高过,保证一个字都没错!

表情呆住,眼神,一点点变得朦胧迷离:“这些,其实很过分,也只是,只是说出来好玩,你真一直都放心里吗?”

“当然啊。”澈亳不犹豫点头:“因为和爷爷,是生命里最重要人,其他无论谁都比不上。向你保证,即使成婚了,你也永远不会失去,就像永远不希望失去一样。

嘻,惜开心笑了起来,她双手抱紧手臂,把头靠肩膀上:“果然澈最乖,最听话了。”

一片暗云从空中飘过,将圆月暂遮蔽,光线,顿稍稍暗了下来。

“算起来,们也已经有好久…好像有好几个月没一起出来星星了。候,无论冬天夏天,们都经常偷偷跑出来。”

记得有一次冬天晚上,也是这个地方,本来天上好多星星,了好久,靠一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结果,那晚竟然下起了雪,睡着中都被冻僵,老爹找到候,们都已经变成两个雪人了。后来足足烤了两天火炉,喝了好多很苦药才恢复过来。

老爹很生气,但又不舍得打,更不舍得打你 们身体好了以后,就罚们去扫好大ー片雪。

澈笑了起来,接口说:“结果,们オ扫了ー会儿,就雪中玩了起来,还堆了一个很像爷爷大雪人,让爷爷哭笑不得,他一笑,就忘记惩罚们了。”

嗯!老爹一直都是这样,平上去很凶,但从来不舍得打们一下,只会装模作样吓唬们,无论什么事,只要稍稍一撒娇,就会乖乖顺从们。“惜面露暖笑。

“有一次可不是。”笑意变得暖昧起来:“就是十二岁,你十ー岁那年,爷爷为你要到了一个院,让你以后不可以再和一起。记得那次你每天都要大哭好久去求爷爷,甚至还赌气不吃饭,但爷爷却非常强硬,就是不让你睡一床,间久了,你也只好乖乖听话。”

“那,那是因为当年纪很,很多事都不懂啦!”惜轻轻捏了澈肩膀一下:“女孩子一些事情,总要长大之后才知,哼。

什么事情?“澈瞪大眼睛,一脸疑惑。”

“就是,就是男孩子和女孩子长大之后不可以再睡一起!オ不相信你不知!”想到之前生气事,惜又补充了句:“还有不可以再像候一样乱亲!”

“这样啊…澈侧过目光,明媚星光下娇美可人玉颊,轻轻把脸颊靠近:“可是,总是好想亲你,怎么办?”

那,你娶啊!”惜粉颊微仰脸得意

你要不是一定娶你。澈想也没想

说完这句话,澈顿了那里,惜也是表情凝固,呆呆着他,如同同被施了定身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