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神剑道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穿越?

哈哈哈,们这些卑鄙无耻的正道士,当年我师傅可都对们有恩吧!们竟为了这珠恩将仇报,将我师父活活逼死,还想据为己有。但们没想到吧,我师父早就知道们的阴谋,提前将珠留在我的手里。自己去和们解释珠的性,们不但不听,还逼死了我的师父。从那时我就发誓,定要让整个沧陆鸡犬不宁。没想到的,才过了们就找到我了,还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反正我也气攻心,活不了多久了,杀个,杀两个够本,来啊。

萧澈,师父老糊涂,难道糊涂了,现在身受重伤,乖乖把珠交出来,我们可以放马,虽作恶多端,杀了几十万,我们也可以既往不咎,还年轻,别太执迷不悟,否则休怪老夫我手下不留情了。

年内,萧澈激发珠里面的灵力与自己的灵力结合,使自己的灵力有性,杀与无形之中,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但也有非常严重的后果,每规模使用灵力,就会让自己身体被侵蚀的更严重,虽萧澈自己也神医,但还没法解决自己体内的。萧澈与师父本扶贫济世的神医,但师父的死,让萧澈心里扭曲,眼里只有仇恨。

哼!萧澈冷哼声,转身看向身后的悬崖,再回过头,冷笑,既们都想得到这珠,那我就让这珠和我起埋葬在这断魂涯,说完,萧澈吞下珠,爆发所以灵力向断魂涯跳去。

快拦住,快上,不要让掉下去,几个老头拼命的叫到。

断魂涯,只有活着下去的,没有活着上来的,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在沧陆断魂涯还有个称呼死亡谷。

萧澈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难道我还没死?我明明已经落入断魂涯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身上还点痛楚不舒适的感觉都没有。这到底怎么回事!

萧澈睁开眼,快速起身做,发现自己在张松软的红色床上,屋里也都红色的,渲染着种喜庆的氛围。

啊!小澈,……醒了!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耳边传来,随后个俏美的容颜出现在的眼中。

这只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女,身蓝色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秀气的摇鼻娇翘,双透着惊喜的美眸犹如潭晶莹泉水,清澈透明,楚楚动。整张脸颊温婉柔美,明艳照。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风姿,可想而知长后会怎样倾国倾城。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萧澈短暂的懵了ー下,三个字完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小姑妈?”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澈的额头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些,欣道:“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刚才差点要被吓死了。小澈,身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少女深深关切的眸光,萧澈有些木的摇头,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

先好休息会儿,我马上去告诉爷爷。今喜的日子,倒,爷爷差点没急疯了,刚才亲自出门去请师兄。

少女急切之下,并没有现萧澈表情中的异样,她按着萧澈的肩膀让躺回床上,后匆匆的离开了。

门被关上,萧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双手下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里玄七国之,沧澜帝国最东方的小城城,而城萧门长老的唯孙子ーー萧澈!今年刚满十六岁。

萧澈现在的身份。

的记忆,和在沧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顿时重叠在起,让阵恍迷离。

萧澈,那沧陆的记忆又怎么回事?

难道在沧陆死后,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不对!自己明明就萧澈!这个房间的切自己都无比熟悉,从小到,所有的记忆清清楚楚,所有切都自己亲身经历,绝对不会窃取了的记忆!

难道沧陆的切,仅仅场梦?在自己坠下绝崖后,梦忽醒了?但沧陆的记忆同样清晰无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梦!

这到底怎么回事?

半晌,眼神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思络也缓缓的清晰。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外面的空还未亮。今和苏青诗婚的日子,两刻钟前,就被小姑妈喊醒,换上红的喜衣,后喝了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后,便感觉全身无力.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这时,抹异样的味道从的唇边传来,萧澈将嘴唇微微抿,顿时脸色微变,这绝命散!

在沧陆的那些年,有珠在身的萧澈对下万了如指掌,可以说世上没有不知道的,无论什么只需轻轻嗅,就能瞬间识辨出这种的名字和构成。同时,拥有珠的不侵,再厉害的,也不可能伤害的了

绝命散,以绝魂草和紫纹花所制成,溶入水中后无色无味,入体后十几秒的时间便可夺生机,直接毙命,尸体上甚至不会呈现任何中的痕迹。

萧澈眼神阴,瞬间明悟。

原来,刚才不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绝命散,后被死了!死后轮回转世,生在沧陆,在沧陆坠下断魂涯后居又重生回在了上世刚刚死去的身体上!

这种事听上去完全就方夜谭,但这萧澈唯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这样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抗的能力,为什么刚刚接角触了唇边的绝命散,现在却无恙?

抹轻微的异样感从的脑海里传来,萧澈屏气凝神,赫现,脑海部位,竟印着枚绿色的圆形印记。

这个印记的形状、颜色、小分明样!

在堕下断魂涯前,绝境中的直接把珠给吞到了腹中,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引什么后果。而此时,这个脑海里的印记,竟似珠也跟着起穿越了过来!

珠……症的看着这枚神似珠的印记,萧澈下意识的默念声。随着声音的落下,脑海里的绿色印记忽释放出团碧绿的光芒,的眼前顿时没由来的恍,阵轻微的眩晕

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在睁开眼睛时,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茫茫的绿色

这个绿色的世界空旷片,看不到边际,四处充盈着独属珠的微弱气息,萧澈怔了好会儿オ终于明白,自己的精神竟进入了珠的内部世界。

原来珠内部,居还有这样的广阔世界!更不可思议的,自己不计后果的吞下了珠,居珠随着自己穿越,还似乎成为了自己身体的部分!

能进来,那必也能出去。萧澈闭上眼睛,意念微动,顿时,周围的绿色世界快溃散,让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那个熟悉的房间。

看着脑海里的那个浅绿色的印记,萧澈绶绶的笑了起来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但自己不但死而重生,还有着两世的记忆。或许,都可怜这两世命运的悲惨,从而慈悲给了次再获新生的机会!

萧澈遭受沧陆无数绝顶强者追杀,虽最后陨灭,但搅动下风,何等威风!但现在的身体,却平凡不客气点说,渣到了极点。陆,实力为尊。萧澈虽生在萧门,还实力最强的长老萧烈的孙子,但十六整岁,玄力却始终处在初玄境级,从七岁半岁开始修玄,八岁进入初玄境级,之后整整八年玄力没有半分进步,在萧门中受尽嘲笑。后来萧烈为请来风城第医师谷为检查身体,得到的答案如晴霹雳生血脉受损,而且损伤极其严重几平不可能修复。这种状态下,萧澈将终生停在初玄境级,任凭怎么努力都无法再进步。

这样的陆无疑将最最底层的存在,完全成为了萧门的笑话,如果不的爷爷萧烈萧门乃至整个风城的第强者,根本不会有愿意多看眼。

萧门作为风城三修玄家族之强者无数,年轻才辈出,萧澈在其中可以说完全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死了,也根本不会有几个关心,但今却有不惜用绝命散这种干金难求的无痕剧,原因,现在的萧澈当清二楚。

因为今和苏青诗婚的日子。苏青诗与同龄,同样只有十六岁。但如此小的年纪,她的玄力却据说已经达到了初玄境十级,即将突破初玄,踏进入玄境。能在十六岁到达如此境界的,她苏家百年来的第,在整个风城的年轻辈中也无能和她相比。甚至有传言,如果她的进境直这么持续下去,几十年后,她有可能成为夏家有史以来第个踏入地玄境的…甚至,还有可能达到风城百年来从未有敢奢望的玄境更关键的,她不但赋惊,更姿国色,城公认的第美女。

城几乎所有有些资本的青年才俊都对她倾心垂涎,如果苏家招亲,登门的估计足以从风城的北门排到南门。就这么赋容颜都堪称风城之最的之骄女,竟要嫁给萧家这代最废,而且连丝前途都不可能有的子弟,风城不知多少捶足顿胸,愤慨不已这完全就朵傲世莲花插在了别看都懒得看眼的牛粪上!那些迷恋苏青诗的对萧澈当嫉恨交加,更多的不甘所以会有。在现在的萧澈想来,点都不奇怪。果红颜祸水。“萧澈下床站起,声自言自语。不过想到苏青诗的倾城之姿,咧嘴笑了起来:“不过能娶到这么个老婆,还真不错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