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世神器系统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2章 修真界的记忆

赶走张思睿,昂又渐渐地陷入回忆之中。

他来自修真界,已是活数千年的期老怪,在他引下准备飞升界之时,被几名同是期的老怪偷袭重伤,就在他几乎就要死在天之下时,强行自损根基,勉强发动秘法,逃回门派。可是由于伤势太重,已到油尽灯枯的境地,苟延残喘几日,便身死道消。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里,却是他活数千年岁月里最幸福,最想挽留的刻。

修真界里,处处都是尔虞我诈,生死搏杀,甚至手足相残,父反目,都极常见,这是个赤果果的强者尊的世界,实力代表切。而期就是修真界食物链的最顶端,作期老怪坐镇的门派,那就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昂和其他期老怪样,弟门人无数,妻妾成群。以前的时候,他们见到昂,都是奉若神明,阿谀谄媚,大表忠心,可就在昂重伤逃回,当大家得知他是被几名期老怪所伤,已经到油尽灯枯,无力回天的时候,他们全都吓破胆,瓜分门派的法宝、丹药等等所有财产,纷纷落荒而逃。

昂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切却无力阻止,也想阻止,他很清楚这就是人性,换成他也会这么选择,可尽管他清楚,此时看着曾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妻妾们,只顾自己逃亡,连看都曾看他眼的时候,心里还是极度的失落。

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这生都在追求实力,断的修炼,断的变强,得到修炼资源,杀过人,也被人追杀过,终于步步走到修真界的巅峰,可是他知道,是尽头,只有,飞升界,成就人之躯,才算成就无上大道。可惜就在他将要迈出最后步的时候,却功亏篑。

昂天资非凡,般的期老怪,都是靠着门派的修炼资源,步步的修炼起来,而他在练气期的时候,刚刚进入个门派没多久,便得罪个很有背景的师兄,没多久便被逐出门派。此后他厌倦尔虞我诈的门派生活,四处游历,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机缘,步步走到期,成修真界的几大巨头之,并且创立自己的门派。可当他修期巅峰之后,仿佛心头有把枷锁,将他死死的锁住,无论他再怎么修炼,修都再难寸进,此时他便知道,在修真界里再修炼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接着他便要开始准备乃是天罚,大凡者九死生,过去便是凡之隔,慎重,经过千年的准备以后,让他渐渐失去耐心,也没有当初弱小时候的处处谨小慎微,认切妥当的时候,却迎来几名期老怪的偷袭。

步错,皆成空啊....”望着四处逃窜的众人,昂心里五味杂陈。

“值得吗?擎天圣人?”

圣人乃是天地所封,修达到期以后,便可以去位于中州的封号石碑自己封号,封号以后石碑便会显现圣光,照耀整个修真大陆,并且显示出圣人封号,让全大陆的人都看到,自然是风光无限。昂当年的封号便是“擎天”,人称“擎天圣人”。

昂回头看去,只见问话的是名身穿蓝色宫裙,身姿摇曳,极其美艳的女,正步步向他走来,最后止步在他身旁,抱着他的手臂,贴着他坐下来,然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副非常享受的模样。

“值得吗?值得吗?”昂轻声呢喃着,若有所思。

片刻后,昂低头看着她,“走?”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抱着的胳膊,在怀里撒娇。”女答非所问。

走?”昂似乎很想知道答案。

何要走?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夫君,天下之大,我还能去往何处?”

“他们会放过我,留下来,就是等死。”昂解释道。

,那笑容灿烂的仿佛可以让冰雪消融,“死,真的那么可怕吗?还记得我们怎么相识的吗?当年那贼人闯入我们柳家,杀我全家老小十六人,唯独留下我,欲吸我元阴助他修炼魔功,此时刚巧遇到四处历练的仅救我,还助我手刃仇敌,那刻,我柳溪雨就决定生生世世婢侍奉在夫君左右,那些年带着我东闯西踱,四海家,去到过很多地方,有几次被仇敌追杀,敌众我寡,可管多么危急的情况之下,都没有丢下我独自逃生,说待君临天下之时,便许我世繁华,的承诺做到,可那却是我想要的。这些年,越来越高,道侣也娶个又个,是陪着那些新欢,就是拼命的修炼,记得有多久没去看过我吗?夫君,我想告诉的是,走多远,我永远都站在回头看得见的地方等着,可惜,直都曾回头!现在好,再也没有人跟我抢,我等这天,等的太久,又怎么舍得离开呢?完成的承诺,我也要完成我的承诺,生生世世侍奉左右就是我的承诺,也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有时候,爱,比活着更重要,只要能够陪着,虽死无憾!”

“愿作鸳鸯!爱,比活着更重要......”昂嘴唇微动,渐渐闭上眼睛,竟进入顿悟之中,少顷,昂浑身震,萦绕在心头的枷锁仿佛插进把钥匙,轰然而开,此时他身上的气势开始断攀升,直逼人镜!

“哈哈!哈哈!我终于明白!”昂放声大笑,“可笑啊,可笑,修道,修道,枉费夫修数千年的道,居然如爱妻的番指点!”

“夫君?的气势?已经成就?”柳溪雨惊讶的问道。

昂苦笑着的说道:“错,我的境界已经跨过期,可惜,太迟!修真界只有灵气,没有灵气,现在只要我入界,受灵气灌体,便可得死之身,成就人,人和修真者的区别就是体内灵气和灵气的区别。所以,没有灵气的我还是个修真者,算人。而且我伤势太重,暂时感应到雷界之门的存在。”

说着,昂低头看着柳溪雨,忽然发现,这世间所有的绝色佳丽加在起都及她的颦。

无意苦争春,任群芳妒。

“对起,”昂有些惭愧的说道:“其实,我没说的那么好,当初遇到,我也是见有绝色之资,才会决定救,后来被人追杀,我放弃,是我觉得情况还没有那么危急,而且我也有意逼自己把,只有在无尽危险的境地,潜能才会被激发出来,我也都是修炼,后来,我又娶那么的道侣,更是冷落,怪我好....”

,”柳溪雨用手指遮住昂的嘴,打断他的话,摇头说道:“我点都管怎么说,我,还替我报仇,这都是事实,还给我千年繁华,我怎会怪?那些修炼有成的修士,哪个是妻妾成群?怪只怪我太贪心。”

昂轻轻的吻吻她的手指说道:“我答应,等我养好伤,哪也,陪着,等修炼到期,我们起去界,我们但要做鸳鸯,还要去界做对让万人羡慕的人鸳鸯,永生永世,永分开。”

柳溪雨靠在昂的怀里,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颗洒落下来,哽咽的说道:“定要记得说过的话。”

“记得,定记得,,小花猫,走,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去。”昂说着,带柳梦禅向他的寝宫走去。

在他的寝宫里,有个小型短距离传送阵,传送的地点,就在他寝宫地下数百米的地方,那里是间密室,是他闭关修炼的地方,除他,没人知道这里。

此刻,两人通过传送阵来到密室,而且防止有人找到这里,直接毁掉阵法。

“溪雨,的修只有元婴期,还是太低,虽然服用驻颜丹,可以青春永驻,但是元婴期也只有几千年的寿命,的身体机能还是会慢慢衰老退化,我会用秘法帮洗筋伐髓,脱胎换骨,提升资质潜力,这样,的修很快就会追上我的,这里有灵石和丹药,足够修炼用的,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到达期,我们好起去界。”

要离开?”柳溪雨听出昂话中的去意,却全然忘记提升天资是何等的逆天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