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医者仁心 壹

随着天色渐渐临近傍晚,台案板声落,台下的吃茶客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讨论着当年日军侵国的事,述说着当年蜀军蜀及国家军队万里的长征。

听完台老先生述说完旗楼故事,抿了一口回味香甜的春芽,吃了口香甜酥糯的红豆糕,虽然知泉子及祥安居来怎样了,但看着今日的旗楼,她想泉子定是遇到了那对待他就如同陈海生一般的老板,而至于祥安居,台的老者却是并未过多叙述。

她想,也许鹿医来的结局应该太好,至少时至今日,未曾听闻祥安居。

想到这,收起包,走旗楼,看着车水马龙的现代城市,又看着脸洋溢着笑容的行人,从心里对于先烈们的敬意愈发强烈,这一刻,早先的阴影烟消云散,脸洋溢胜利了的喜悦,来自于赶走入侵者胜利的喜悦。

她带着愉悦的步伐踏回家路途时,一穿着黑衣的男人撞向了她一下,惊慌中转过头,看着男人,只见这男人捂着衣服,脸色掐白的狠狠盯了她一眼。

被这男人一盯,灵魂由的战栗,好男人并未盯她太久,转过身便朝着人流跑,消失了人流里。

看着男人消失人群,战栗的站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带着恐惧拦一辆车,回到家中。

家里,母坐客厅看着电视,见回来养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问道: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了没。”

回到家,那消散的阴影再一次将我笼罩,看着坐沙发的父母,积压的感情让住哭了来。母闻声,对视一眼,连忙将电视关掉了,母一边向一边责骂着父亲。

母焦急的看着,站她身前打量着她急切的问道:

“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别吓妈妈。”

住向前一把抱着母亲,将头埋进了母亲的肩膀,抽泣道:

“没事,我只是想晓薇了。”

母听了,松了一大口气,将推开拉着她的手笑着瞪了一眼:

这傻孩子,人各有命,过了就过了。”

父则是又回到了沙发,打开了电视轻轻飘了一句过来:

“林家那丫头也是自己作,好好的年纪做什么好,要吸毒,她死谁死。”

母闻言当场乐意了,咬牙切齿的对父骂道:

说话能死?”

松开了母亲走到父亲面前辩解:

“没有!晓薇没有吸毒!吸毒的是她!”

此时,仅是父,就连母都诧异了,母连忙走了过来,父看着笑道:

是她,那是谁?林叔?”

母瞪了一眼父,对问道:

“了是知道什么?这些话能乱说,警察都说晓薇是吸毒跳楼死的。”

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岔开话题

“反正晓薇没有吸毒!我困了,我洗漱睡觉了,晚安。”

她回房拿换洗衣服时,听见了客厅里父母的交谈。

“老,我怎么觉得这林晓薇是吸毒死的。”

“是,就苏慧聪明,就苏慧能干,什么都知道。林庆业是林晓薇的爹,他说的话,信?就听哪女儿瞎扯吧。让开,我要看电视了。”

是,也许林庆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呢?我也觉得晓薇那丫头可能吸毒,毕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这么一说,这件事好像是挺蹊跷的,但是人都会变啊,谁知道呢。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明天老林家看看,顺便和他喝喝酒,可以让我看电视开始了吧。”

“怎么?还藏私房钱了?好栋梁。”

父母打情骂俏时,从房间冲了来,对着父亲家栋焦急的说道:

行,找林叔!”

母亲苏慧听了,推着就向浴室走,边走边说道:

这孩子,的,陪陪林叔叔,没什么好的,,洗的。”

拿着衣服依旧坚持道:

“可是。”

苏慧停下了动作,看着自己的女儿道:

“可是什么?”

“没什么。”

洗漱完,久久能入睡,抱着玩偶,心里回想着林庆业所说的话,又想着父亲明天要找林庆业,由得提了起来。

胡思乱想的她,又想起了晚撞她的男人。

爱看小说,且一直以为那所谓的威压只是小说里胡乱编造的,但晚男人的眼神却让她止住的战栗,一动敢动,大气

想到这,连忙将伸床外的脚收了回来,铮的一下从床撑了起来,借着月光,看了看房间,松了口气又缩回被子里,死死的抱着玩偶,缩成一团。

翻来覆的睡着,打开微博,翻着翻着,翻了一篇三万多评论的同城文章,看着看着,逐渐发现对劲,文章下面图中的男人,正是所碰见的那男人。好奇中,打开了文章,阅读了起来。

......

一座阴森寂静的烂尾楼里,陈辞身着黑色外套文风动的匍匐地,全神贯注的盯着狙击镜里的目标,微微抬手调整着瞄准镜里的准星,缓缓扣动扳机。

“嘭——”

一声巨响响彻夜空,路的行人连忙停下脚步诧异的四处张望着,寻找声音的来源。,还有着一队穿着西装的大汉朝着烂尾楼奔跑着。

“嘶。”

陈辞躲石柱,摁着断冒血的锁骨处,冷汗直流倒吸一口凉气,断喘着粗气,咬着牙倒也没惨叫。

刚才一瞬间,当陈辞刚要扣动扳机时,突然心生详,停止了射击,本着杀手的警觉,连忙向一旁的石柱翻滚,虽躲过了致命一枪,却没躲过足以致命的枪伤。

他知道此次暗杀失败了,从裤腿抽一把匕首咬着牙忍着剧痛将衣服割开,勉强的做了包扎,防止大血而死。

待得他包扎完成,转过头看了一眼静静立哪的狙击枪,眉头一皱,将外套脱了下来,慢慢从石柱站了起来,忍着撕裂的剧痛,咬着牙神色一狠,将外套从另一边抛,迅速的抱着地的狙击枪翻滚到了另一石柱。

“嘭——”

又一声巨响,就陈辞抱着枪到另一石柱时,隐藏暗处的枪手又抠动了扳机,陈辞消失石柱时,吐了口唾沫,骂了句娘,重新拉了枪栓,全神贯注的等待着他的第三次现。

此刻的陈辞则是背靠着石柱,断的喘息着,颤抖着手躲石柱看了看外界,眼神冷冽的转回了室内,思考着该如何从枪手的手中逃脱。

随着隐藏暗处的枪手再次射击,的一行西装人马则是加快了步伐,到了烂尾楼下,带头的那从西装内掏了黑漆漆的手枪,的一行人则是抽衣服里的砍刀,带头的示意下,谨慎的朝着楼里走

而这边的陈辞,则是思考着敌方枪手的方位,根据暗处枪手两次射击的响动及中枪方位来看,暗处的枪手就他想要暗杀的目标方位,但为了保险,陈辞将毛衣脱了下来,带动着撕裂这伤口,使得包扎好的伤口被拉扯血液渐渐溢了来。

只见他咬牙将毛衣朝着准备撤退的方位抛了,等待了一会儿,这种严峻的情况下,只有谨慎才能活命。

陈辞狠狠的哼了一声,爬,背着狙,捡过毛衣为了留血迹,将其拴伤口前,借着石柱的影子向楼梯爬,待到离平台一定距离,陈辞从地站了起来就准备下楼。

可也就此时,西装一行人正慢慢走来,陈辞看着楼道里的人影,只得朝着天台走

待得他到天台,找到事先便准备好的绳索,看着自己的伤口犹豫再三。

但楼梯里道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于是他咬着牙迅速的割断一小节绳索,自己伤口处打了一节,将绳索固定一头,找到两支撑点,一用绳索栓了几圈,另一用于活动绳索,预估高度,将另一头自己身打了一称人结走到阳台边,看着楼下的地,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将剩下的绳子手臂环绕,慢慢的,踏了天台。

“哼。”

刚踏天台吊空中失重的他,因伤口的撕扯,由的闷哼一声,双手死死的抓着绳索,一点一点的松绳索。

陈辞刚下到一半的距离时,西装一行人到了楼顶,环视一圈无人,见到绳索,带头那人眉头微皱,连忙跑到阳台边看下,发现陈辞就半空中,慢慢向下移动着,他打开了枪的保险,对着陈辞抠动扳机。

终究是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冬日的傍晚,晚风里,直线射击怎么打得中。

子弹擦着陈辞的背划过,却给陈辞提了醒,使得他加快了放绳索的速度,而楼的西装头见一枪为中,便吩咐手下楼准备抓人,同时叫两人破坏绳索,哪怕让他摔死,也能让他跑了。

陈辞感受着绳子有剧烈的震动,低下头看了眼地,咬着牙狠狠的喘着粗气,眼睛一闭,手中绳索一松。

寒风从耳旁呼啸而过,陈辞空中被拉扯了一下,绳子到了尽头,但却未到底,但距离地面只有了半层楼的距离,而也就此时,绳子断了,他一瞬间便掉落了地面,咳了鲜血,躺,捂着胸口却敢停留,连忙从地站了起来,将毛衣套,一瘸一拐的跑烂尾楼,消失行人诧异的眼神中。

“老板,让他跑了。”楼的人,见陈辞消失,拨通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道。

“嗯。”电话那头好像这一切都意料之中一般,平淡的说道。

此时的一处高楼里,一男人站落地窗前,看着下方的警车,点燃了一支烟转身走到沙发旁,躺面看着天花板喃喃道:

“想要杀我,也要请好一点的杀手啊,们怎么杀我。”

短暂的敲门声,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位身着夜行衣的魁梧男人,提着一黑色箱子对着沙发的男人冷淡道:

“这次我失手了,按照规矩,钱付一半就行了。”

沙发的男人挥了挥手笑道:

“和们合作这么多次,一次失手问题大,钱照付,行了,走吧,警察来了。”

魁梧男人闻言,神情爽眉头一皱,但却没说话,颔首走了,只留着沙发的男人盯着天花板,笑着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