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阴谋的旋律 曲二

杨了依旧迷惑时,门边传来了段微弱的对话。

“爸,叔不来家里吃饭吗?自从晓薇妹妹离家出走后,叔就如同换了个人似的,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了,说,会不会叔把......”

记耳光过后,门口传来了中年男人愤怒的声音:“虎毒还不食子,小子乱放屁,老子打不死,给老子滚进去复习去,读温书。”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杨了松开了门把的手,再次抓住了门把,就刚要开门时,庆业冲过来把捂住了的嘴,用刀夹脖子上,眼泪啪嗒打的脸上。

此时的杨了心里五味陈杂,好后悔,好后悔不和母亲先通电后再来拜访,好后悔,好后悔这么冒失的闯过来,后悔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啪。

门外响起关门声后,庆业默不作声的架杨了走到客厅,杨了抽泣,而庆业,同样抽泣,但却依旧没有放下捂住杨了嘴和架刀的手,过了良久,庆业轻声杨了耳边哽咽说道:

“了,对不起,今晚本该好好的和父母起的,就不应该接通那通电话,不该和说晓薇离世的消息,但说什么都晚了,希望能原谅叔叔的懦弱,希望能忘记今晚上所发生的的切,请相信叔叔,叔叔不凶手。

叔叔现不能松开因为他们两个还没有走,还门口,刚才看见叔叔身上的伤痕了,叔叔尝试和祈求外人的帮助了,但没有次成功了,反而得到次又次的拳脚。

叔叔不能倒啊,叔叔还要养叔叔的爸爸妈妈,晓薇个乖孩子,叔叔不配做的父亲,叔叔特别恨自己没有能力,年少时混天度日,导致现叔叔事无成,只能守个小诊所,的妻子,的父母,的女儿跟受罪。

叔叔真的好后悔啊,这样个废人,想死却不敢死,叔叔不能死啊,叔叔不能有事啊,叔叔还有父母要养,叔叔真的快承受不住了,叔叔曾想过带父母起去死,叔叔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还小,不能明白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珍贵,更不能明白个男人为了家的付出。现,女儿被人害了,做父亲的,个做父亲的健全血性男人,除了整日没日没夜的喝酒抽烟消费自己,便后面那堵墙发泄,把那堵墙当做他们家三口发泄。

,叔叔求,叔叔求,忘掉今晚上的事好吗,求以后不要来叔叔家里了,晓薇的墓地父母知道,去看看晓薇吧,叔叔不能垮,不能跨啊。”

庆业说到这,握刀和捂嘴的手松开了,刀啪嗒声掉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杨了清脆的响动里,再次陷入沉思。

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连哭都不敢喘大气,只能捂嘴嘶吼,捂嘴哭泣,捂嘴颤抖,这切只因为门口可能还有两只食人虎观察,而他做的这切,都只为了他的父母。

多年不曾落雪的雁城,此时,飘下了雪花,杨了透过月光望向窗户外,那雪花带颜色的,不圣洁的白,讽刺的白,雪花都笑,带讽刺的笑,渐渐的,它给多年不曾穿白袄的雁城,穿上了件讽刺的白。

突然,敲门声又从门上传来,随后的便那年轻人悄悄的段话:

叔,能不能麻烦就,每天少装修会儿,因为真的快高考了,另外希望叔有什么能和们说,晓薇妹妹淘气了点,但挺可爱的不吗。”

阵脚步后,响起了关门声,庆业再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看这个男人,又脑海中回忆男人所说的话,杨了不知道该做什么,而这个男人,内心该多绝望,什么都不能做,还要忍受来自于内心的折磨,还要强忍无事,和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做领居,还要强颜欢笑,强装无事的与之交谈。

叔,对不起。”此刻杨了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要说,但句话说不出来,此刻心中有无数内疚想要表达,但却表达不出来。

手中的哪张合影,里面的晓薇与儿时那般的快乐,两个人都无忧无虑笑的没心没肺的,但那时的们却不知道父母为们付出了多少。

而此时的晓薇已经不了,的父亲庆业这样的逼迫中渐渐失去了儿时的遮风挡雨。

“了,再等会儿,回家吧,叔叔求,不要和任何人说今晚上所发生的事,叔叔对不起,但叔叔补偿不了,还求答应叔叔,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今晚上的事,求了。”

庆业跪地上,脸上充满哀求看杨了,此时杨了才得以认真观察这个男人,皱纹与白花已经浮上了他的脸颊,再没有了丝丝壮年气息,反而有苟且求活的模样,这切都来自于黑暗的世界,来自于圣洁世界里光照后的阴影,来自于地底下满臭土的污秽。

杨了连忙俯身抱庆业忍不住哭起来,或因为压抑许久的恐惧,或因为对于黑暗世界的愤愤不平,或因为对于晓薇的怜惜。

能怎么办,什么都不能做,不胆小,冷血,因为,有家,的生活。拜别庆业后,杨了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路边等车时,有暗淡的灯光顺寒风打杨了头上,有雪花带耻笑围绕四周,讽刺的飘落肩上。

耳旁响起楼上用户关窗的声音,来自于住户嬉笑的声音,夫妻吵架的声音。杨了好像刚才瞬间,落进了两个世界的夹缝,此刻,走出来时,原来这个世界,才自己所了解的世界,平静安详,幸福美满。

相框中的晓薇,不由的再次哭了起来,懊悔的泪水和讽刺的雪花夹起,打相片上,渐渐的,融为了体。

送杨了回家的,来时的那位师傅,路上,师傅曾几度要想开口,但看到杨了黯然的神情后,打开了收音机,却不再开口了。

收音机里放某某贪官被查处,牵连出的系列案子,且还了家几口清白,并对此道歉,与反省。

“师傅,相信正义的存吗?”杨了从车窗外迅速飞过的雪花,平静的对司机问道。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杨了眼,又笑道:“信,国家就人民的正义,只要国家存,那正义就会直存。”

“哪迟到的正义,还算正义吗。”杨了哭,长吁了口气后,笑说道。

“迟到的许不正义,但定正义的审判与歉意。但无论它正义,们只要知道,地球会直转,水会直流,人无家不幸,家无国不兴就行了,开心的活吧,只要活切就都还有盼头。毕竟,雁城的雪花,迟到了许多年啊。”司机带玩笑话对杨了说道。

但杨了却仔细品味司机所说的那句“只要人活切就还有盼头”,啊,所以庆业才直活许不单单只为了父母,更为了想看领居家三口人受到来自于正义法律的制裁。

渐渐的,风雪中,杨了回到了小区楼下,从包里掏出张钱递给司机,司机想要拒绝,但杨了却直接下车回家了。没有其他的因素,只为了司机能够好人有好报,只为了能够给份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依旧圣洁的借口。

夜,杨了并没未入睡,而布偶,坐窗前,看了夜的讽刺雪花白,悄悄偷拿了父亲的烟,抽了夜的思念。

杨了想啊,这烟不仅呛喉无味,还有害健康,为何晓薇遇到烦心事就抽烟,但渐渐的,抽烟,明白了,这不仅仅烟,更多的,将心中的苦闷化作烟雾吐出去。

布偶,就好像抱晓薇样,仿佛此刻的受了委屈,又跑到了自己的家中哭泣,吵吵要给谁好看,又吵吵让自己找妈妈给顿安慰的饭菜来弥补的眼泪。

这样的个女孩,虽然爱哭、爱闹,但却那样的可爱,就如同老天所派下来的天使般,心思纯洁,傻乎乎的。这个世界,许不那般的公平,但任对它保持希望,保持热忱。只要人活切就还都有盼头,傻姑娘。

第二天早,杨了和母亲起去买了晓薇生前最爱吃的红豆糕和春芽茶,慢慢的走向了晓薇的墓地。

路上,杨了和母亲未曾有过太多的交流,走到晓薇墓前,看被白雪所覆盖的墓碑,墓碑上的黑白色照片里,晓薇笑的那样的甜,依旧还那没心没肺的姑娘。

此时,杨了没有了之前那么强烈的感情,微笑,看晓薇。

母亲诧异的眼神中,掏出了盒烟,点燃了支烟,抽了口又放到晓薇的墓碑钱前,接又点上了第二支,自己抽

杨了让母亲去外面等会儿,个人待会儿,母亲走后,晓薇的墓前,抬头看蓝天,深深的吸了口烟。

“晓薇,当初不,大学怎样的吗。其实大学没什么好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帅哥,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玩。里面的每个人都为了未来而努力奋斗,当然,少不了和样做白日梦的人。

这不嘲讽,挺有趣的不吗,正因为有这样的人才有趣,让平淡的生活充满了无数的乐趣。而这样的人,们都不清楚结局怎样的,或好,或坏,但定过得很开心吧。成为了个做白日梦的人,想让这个世界直这样圣洁下去,没有黑暗的世界,没有阴影里的那面,没有那么多束缚。

了,昨天被欺负了,如果的话,肯定就不会被欺负的这么惨,以的性格,肯定上去就把那父子给打成残废。

晓薇,回来了,但了。

晓薇,相信正义的存相信还活,至少,个世界里,依旧开心,快乐的当个大姐头,嫁了个富二代,有了群小弟,没心没肺的活

这红豆糕和春芽呀,最爱的两样,以前总认为老气,现啊,原来老的东西才最好的,至少,时间沉淀中留下来的。”

对不住对不住,昨天练车练完喝酒去了,实不好意思,今日四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