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案件原委 上

路上,不时有着警车鸣着警笛开过,这愈发让秋一家三口感到不安,苏慧一边安慰着自己女儿,一边让家栋慢着点开车不要急,但苏慧握着自己女儿手却生出汗液。

家栋从后视镜一眼,对着苏慧说

给老林打个电话。”

苏慧松开手,拨通林庆业电话,但却是关机。

苏慧给家栋说着等下不要冲动,林庆业应该没事时。一辆大货车出现十字路口左侧,就要向着秋三,好父亲家栋反应及时,连忙转向,虽然避开大货车,但却一头撞一旁护栏上。

秋胸口一闷,整个都顺着撞击飞出去,但却又被安全带给拉,重重座椅上。家栋则头枕着安全气囊,双手下垂。

耳旁有着蜂鸣,眼前一片模糊。

“妈。爸。醒醒,醒醒。”

秋解开安全带,推动着靠座椅上昏过去母亲以及头枕着安全气囊父亲。

“嘿,嘿,姑娘。”

迷糊中好像听见有叫她,又好像推她,但却不太敢确定。

没过一会儿,苏慧那侧车门被打开。见一个男神情焦作摇着母亲嘴里不断喊着什么,又着他焦急打开父亲车门,摇动着父亲,手父亲鼻子下探探后,又蹲路边抱着头,打着电话,好像哭。

秋心咯噔,连忙摇着母亲,也不时拍打着自己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

“晓薇。”

家栋醒,转过头秋,又妻子,连忙取下安全带,从驾驶位下,重心不稳摔地上。

路边打电话见有,连忙从地上站,扶着家栋,连忙问家栋有没有怎样,而家栋则是抻着男借力推一把,摇摇晃晃走到后座着妻子,确认妻子无恙后长舒一口气,将妻子从后座扶

“晓薇,没事吧,没事就去把后备箱里水拿出。”

那个男着坐地上家栋,又着躺着家栋怀里苏慧,站原地手足无措

们没事吧。”

家栋一眼男,闭上眼叹口气,又睁开眼带着歉意对男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吓着要是有事话,就先走吧。应该没有大碍。”

“爸,水。”

秋拿着水,焦急跑向父亲,此时她已然从浑噩中恢复过,蹲地上将水递给家栋,拉着苏慧手,止不住懊悔。

家栋接过水打开倒一点手上,对妻子弹动着。

没一会儿,苏慧醒着陷护栏里车,茫然一会儿后,从家栋怀里站,对着家栋又打又踢带着哭腔责怪

“叫开慢点。开慢点,就是不听,这下好?差点老林没见着,们就要先走。”

说着说着,苏慧哭家栋则是无奈尬笑着,着那个男还没走,便又对男

“现也醒们一家都好好这里,放心吧,不会找麻烦走吧,说起这事故还是责任,要给个歉啊老大哥。”

闻言后,心酸,跪地上,磕着头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家栋连忙松苏慧,快速跑过去,扶起那个男着男模样,心里也不好受起

家栋曾经也做过货车司机,知货车司机不易,也知其中心酸,但却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会被生活剥削体无完肤。

“老大哥,拜托一件事,们车这样们也有急事要去一个地方,能麻烦们一程吗?”

“好,好。上车,们去。”

路上,家栋坐大货车里,像个好奇孩子般,左摸摸右瞧瞧,带着兴奋意思,对着开车

“老大哥,现车内饰就是好,还可以装空调。以前们跑货车,一到夏天就喊受不车里面就和待蒸炉里面一样。

做货车那个时候,起早贪黑都算好日子,怕是什么,怕要从这座城市拉货去另一座城市,那就可不是起早贪黑这么简单得要几天几夜都车上,夜里还不能睡熟,睡熟就有油耗子要偷油,但这都还算好。要是碰到团伙作案也只能装睡。”

开车闻言,也笑

“现们也一样啊,但这个车是们几个工友凑钱买,一跑一趟,月底平摊,空调烧油,也不敢开啊。

呢,跑长途工资不错但就怕碰着油耗子,但跑短途呢,挣钱还不够一家开销。不是家里还有个娃娃等着吃奶,谁又会选择开货车呢说是不是。”

都说男友谊很简单,着父亲和开车,两个像多年未见老友般一言一语交谈时,秋开始能懂为什么父亲和林叔虽然平时不怎么联系,但关系却能一直那般要好原因

渐渐,车行驶到林庆业居住小区外,而门口却聚集着一大群及几辆警车。

家栋深吸一口气,谢绝货车司机提出帮忙,让秋和妻子跟着他下车。

走到小群门口,远远小区几辆警车,秋三此时心中都有答案。慢慢越过议论纷纷群,走到林庆业家楼下。

一位年轻警察走上前,拦住,对着为首家栋说

好,们是住户?”

家栋思考一会儿,心中任存疑虑,对着年轻警察问

“请问,发生什么事吗?”

“楼上发生一起命案,们正调查。”

警察话,秋从家栋后面走出,焦急

“请问是死是一家三口吗?”

警察闻言,眼神里带着不善。

家栋见状,转过头狠狠秋一眼,转过头对年轻警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同志,那个凶手,应该是朋友,可以让们上去吗?们知一点实情。”

“请稍等。”

说罢,年轻警察拨通电话询问着,得到同意后,对三

好,严队说可以上去,但请两位女士最好就楼下等待。”

秋刚欲开口,却被父亲拉一把。

妈就楼下等。”

“同志,麻烦。”

对警察过谢后,跟着警察走进楼进入电梯,慢慢到林庆业所楼层。

电梯门刚一打开,一阵风吹过,一股淡淡血腥味夹风里,使得家栋咳嗽,皱着鼻子抬手捂住嘴鼻。

“队长,刚才和汇报就是他。”年轻警察带着家栋走出电梯,对着抽烟一个男

闻声转过头,灭烟,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口罩递给家栋,笑着对他伸出手。

“先生贵姓?,是市刑侦大队二支队队长严华。”

家栋接过口罩戴上感觉呼吸都流畅后,笑着和严华握握手。

“免贵姓。”

“小李先去楼下等法医过。”

“是队长。”

年轻警察对着严华敬礼后又转身进电梯。

待得电梯门关上后。严华笑着拍家栋肩膀笑着说

先生,请有个心理准备,小李说实情,所以才能带进入现场,希望能明白谎报后果。”

家栋擦擦额头汗,心里无底,点点头。

“跟。”

走到林晓薇邻居家门口后,纵使家栋戴着口罩,也无法格挡住弥漫空气里浓烈血腥味。这浓烈血腥味使得他呼吸又开始困难起

先生,没事吧?请戴个脚套和发套,跟进去吧。”

严华从一旁警察手中接过蓝色脚套和发套递给家栋,家栋掐白脸,拍拍他后背,示意他放轻松。

家栋颤抖着接过脚套和发套,戴脚套时,向屋内瞟一眼,客厅茶几前有着一只手,腿一软就要跌倒地。

严华眼疾手快,扶住他。

先生,要不,算后面叫到警局,把照片给。”

家栋严华搀扶下戴好脚套,慢慢站起,吞一口口水深呼吸一会儿,故作镇定对严华笑

“严队长,没事,死也见过,不碍事不碍事。”

严华点点头,带着家栋向案发现场走进去,一边走,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挥动着空气严肃对着家栋说着现场情况:

“这间屋子一共有三个死者,隔壁屋子还有一个,一共四具尸体。

这间屋子死者是一家三口,夫妻两客厅,儿子死书房。根据两处死者尸体完整程度,及这处屋子脚印、开着电视、餐桌上饭菜,可以推断出是熟作案。

再根据隔壁屋子那个尸体及屋内脚印,以及其他因数推断,初步们掌握为,隔壁死者先到这间屋子将一家三口杀害后,回到自己屋内服毒自杀,当然,具体是如何,需要等法医带着设备检查尸体身上指纹后才能得出结果。”

家栋听着严华话,与自己猜测一般,有出入是,未曾想到林庆业会将一家三口分尸。

渐渐,随着走进室内,血腥味愈愈浓,就犹如整个进入血池般,使得家栋捂住嘴,弱微呼吸着。

着地上明显拖动血迹,以及断臂、断腿、头,家栋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脸色愈发长白,捂着嘴,连忙跑出屋内,门口吐起

严华还未说完,转过头便家栋门口呕吐,皱着眉走过去拍着他后背,从包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他。本不吸烟家栋也接过烟,严华搀扶下走到楼中窗子边,抽着烟着两间屋子。

先生,这边死者认识吗?”

家栋颤抖着手,狠狠吸着烟,摇摇头。

“那,走吧,带去这边应该认识这边这个死者,如果不认识话,希望能和好好解释一下。”

说罢,严华掐灭手中烟,拍拍手,家栋说

家栋点点头,吸最后一大口烟,对着窗外深深呼吸一口后,脸色好些许,和严华一起,进入到林晓薇家中。

窗帘吹动下飞舞着,坐躺沙发上林庆业面色发青嘴角有着一干涸血液,手里捏着一张相片,那是有着他们一家三口照片,茶几上,有着一棕色瓶子,还有着一封写给他父母信。

着没生机林庆业,家栋摇着头唉一声,不忍老朋友此般模样,转身走出屋子。

先生,他是那个朋友吗?”

家栋点点头,心中五味陈杂,着窗外。

严华拍家栋后背,呼出一口气

也不用太过伤痛,虽然死者为大,但若他真是凶手话,那便是死有余辜。还请所知如实对们说,配合们工作。行,这里也不用下去,明天希望一趟刑侦支队,配合们调查。头套、脚套、口罩取吧,不要吓着妻子和孩子。”

楼下,秋和苏慧家栋掐白无血色脸出后,心中大概有七七八八。

“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不要有负担,明天支队等。小王,送他们回去吧。哦,对先生,旗祥吗?”

严华转过身要上楼时,又转,盯着家栋

家栋掐白着脸,疑惑

“那个茶楼?”

严华盯着家栋又盯着苏慧和一眼后,揉揉太阳穴笑

“没事没事们走吧。”

回家路途中,苏慧一直问家栋楼上是什么情况。但他却一言不发,任由妻子不断发问。随着警车颠簸,家栋摇下窗户,吐

秋,等下回家后,说一下,林叔之前和什么,做什么,以及他隔壁领居做什么。明天要去一趟刑侦支队。”

苏慧还一个劲问楼上发生什么,但家栋却始终不得开口,一向爱瞎想秋,又着一向大胆父亲此般模样,对于楼上情况,有个大概猜测,只是未有目睹,不如自己父亲这般难受,但也打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