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腹水一战

车子的转向,家仓库出现在不远处。车上的氛围也愈发凝固,静的仅剩下车子的转向声。

良久,祥笑拍手,对笑道。

队,待会儿你把车开过去,绕圈开回在这里等我。”

闻言,点点头,从兜里拿出手机拨通祥的电话,在祥接通后,又揣进兜里。

“保持通讯,不要挂断电话。”

周岩此刻则俯身抱住驾驶座的靠椅,慌张中结巴道:

哥,哥,要不还别去,我心里头总不踏实,要不你们把我关起吧,判无期,判无期都行。”

“龙哥,你外号龙哥,可别像条虫,你放心,我老定保你周全。”

“周岩,只要你不乱说话,这次问题就不大,如果你死,你的父母会因为你的那笔钱关进去。两个老这般年纪,你也成年,自己衡量吧。”

周岩吞吞口水,又没力气,瘫软的靠在后座上。

很快,车子就行驶到仓库旁的公路上,祥把枪交给后,拉因为恐惧而无力的周岩下车。

“注意安全。”

说完,便驾驶车开走

“龙哥,打起精神,我们走吧。”

祥环抱周岩,在雨中奔向仓库。在仓库旁的处保安亭里,个穿保安服,吊儿郎当将腿伸在案板上的男,看见有这里奔跑后,连忙收起腿,拿过对讲机说什么。

说完后,男连忙拿起伞走出保安亭,握对讲机眯眼看在雨中奔跑的影。待得近后,男周岩,又放松警惕,但在看周岩旁边的祥后,则皱眉头。

“龙哥,这谁?”

周岩先愣,又连忙搓手,盯狠狠的说道:

“管你屁事,给我把门打开,冷死老子。”

“龙哥,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不要难为小的。”

“嘿你小子欠收拾?”说,周岩就抬手准备挥过去。

此时,男手里的对讲机响

“让他进。”

对讲机熟悉的声音,周岩心中惊,陈在这,难办。就在周岩犹豫否要跑路时,祥推推周岩开口道:

“龙哥,我们进去吧。”

下,让周岩心里的想法又熄灭,点点头,便和祥向仓库里面走去。

“等下。”

穿保安服的声音从两身后响起,让两心的不由紧,周岩和祥又转过身,祥环抱周岩,警惕的看保安。

“龙哥,陈经理只叫你进去,他不行,别让我难办。”

闻言,周岩和祥都长舒口气,而周岩此时则怒火中烧,把在早先憋屈的火全发在保安身上,冲过去,对保安拳打脚踢的怒骂。祥见状,连忙跑过去拉周岩,嘴里直道:

“龙哥算,算。”

而对讲机里也传骂娘的声音。“周岩差不多就行,进吧,你们两个起进。”

在周岩和祥走进仓库后,保安拍拍自己的衣服,捂对讲机骂句娘,说话都说不明白的杂碎。保安骂完,对仓库吐泡口水,又回到保安亭,在意淫中殴打空气。

在周岩和祥就快要走到门口时,周岩让祥待会儿千万不要说话,陈心思缜密,不注意就会露馅,如果露馅的话,两都要死在这里。走进仓库后,边跟周岩走,边打量四周,看堆的垃圾,又看对垃圾进行分类装箱的,心中若有所思。

走进间办公室后,周岩对坐在老板椅上的眼镜男打招呼。

“经理。”

眼镜男取下眼镜,示意站在身后两个保镖之把门关上,擦拭眼镜对周岩说道:

“昨晚被抓进去,今天就被放出,够迅速啊。”

周岩闻言,哈哈大笑,尴尬的挠头道:

“害,别提,昨天警察查房把我抓,我费老大劲儿,好不容易才买通个当官,这才出。”

周岩的话,陈也笑笑,抬起头看祥若有所思的问道:

“你小子,对,这个小兄弟?”

“他......从老家那边的老乡,这不看我在这边做的风生水起,想过跟我起做吗,我想我们每次都忙不过,就把他收下。经理,这没问题吧。”

点头,戴眼睛对祥说道。

“行,那你先出去熟悉熟悉环境吧,我和他聊聊。”

祥闻言,站在原地没动,周岩却,抬起脚想要踢祥,但却又缩回去,伸手推祥连忙道:“经理让你出去,你还不快点出去?怎么脑袋这么不灵光?去去去,去熟悉熟悉环境。”

祥出办公室后,又听见里面传的声音:“小龙,明天那批定要出,但不明天,今晚,所以你给我快点做好安保措施。另外,你这个小兄弟不错,我喜欢。”周岩在笑中保证没有问题。

就在祥还要继续听下去时,门口的锁有响动,祥连忙向远处走去。出去关门的那个保镖,关上门,看在不远处的祥,眼神冷冽,点燃根烟,又收回目光,在门口抽起烟。

祥在仓库内仔细的观察起,他发现收拾垃圾的都有规律的将黑色垃圾袋或有黑色包装的丢进个箱子,其他颜色的袋子则随意丢进另外的箱子。共八处垃圾堆,仓库大概七米高,八处垃圾堆高矮不,最高的大概五米,最低的大概三米。从处垃圾堆七个分拣,从分拣出黑色袋子的频率推测,这里的海因,至少得有吨。

这,怎么可能?想到这,祥走向离他最近的垃圾堆,慢慢的走到处无的地方翻动垃圾。不会儿就翻出个黑色口袋。四下张望会儿,在垃圾堆里掏出个洞,将黑色口袋放进去打开,四层包装,每层都有不样的味道,第猪油,第二层肥皂,第三层铁锈和细沙,最后层打开后还有异常刺鼻的香水味,在最后层下面躺的赫然就海因。

但到这,祥开始觉得不对劲。警犬经过特殊训练,若这八处垃圾堆里的海因与垃圾比例比五百,在加上这般浓烈的香水,警犬闻不出到很正常,但,这般的比例,警犬怎么会闻不出。

想到祥拿出手机,四下环视圈无后,拍照发给,又将垃圾袋里的成分发过去,见消息发出去后,连忙将手机揣进兜,将海因用垃圾覆盖上,低声道:

队,可以证实周岩没有说谎,这座仓库有海因,量还非常大。交货时间就在今天晚上,但不知道交货地址。另外队,我怀疑不仅只有我们刑侦局有内鬼,可能其他分局也有鬼。”

说罢,祥站起身,向分拣垃圾的过去,蹲在他们旁,跟他们起分拣黑色袋子,拣每个黑色袋子时,都会特意用手捏捏,更加确认其他局也有鬼的想法。

在车内的,看手机祥发过的照片,想今晚便会交货,心中愈发愁然。就在此时,电话屏幕显示出廖长宏的电话。眉犹豫会儿,接通电话。

,你在哪?”

“我在外面吹冷风。”

“你给我马上回支队,给我解释下,行动为什么终止。”

“好,知道。”

挂断电话,见与祥的电话中断,拿手机重重的拍在方向盘上,忍不住的骂句街,从车上走下去,顶雨朝仓库跑去。早先,在送祥两到仓库后便开车在四周转圈,熟悉环境。

仓库有前后两个大门,都有保安亭,左右两侧虽无保安把守,但却光秃秃的墙壁。

在雨中,绕到仓库左侧,看不透风的围墙陷入深思。就在筹莫展时,不远处靠墙的草丛里钻出两个,互相点烟。其中烟,嘴里骂句娘。

“这陈每次都要禁烟,真的吃饱没事做。”

“你可小点声吧我的哥,快点抽,抽快进去,要被发现又少不顿骂。”

“这天气,就适合抱睡觉,唉,偏偏又要交货。”

“上次你去花街,咋样,得劲儿不?”

......

匍匐在地,看在交谈中抽完烟又钻进去后,佝身子,慢慢朝那两的地方走去。在到草丛后,发现这里有处隐蔽的缺口,缺口内侧被块倾斜的木板挡住,但狭窄的空间足够个正常体态的进出。

在缺口外犹豫会儿,拿出手机给张伟发信息,佝身子从狭窄的三角通道里走进去。在走到出口,确认无后打量周围的环境,将湿漉漉的外套脱下丢在垃圾堆里,若无其事的走出去。

“做这次,准备去哪潇洒?”

“去找外围玩玩,光听你们说,我还没玩过,嘿嘿,花街的那群早就没味。”

“可以啊你小子,长本事起去?”

在背后响起的声音,镇定的朝垃圾堆走去,低头,蹲在垃圾上分拣垃圾。

“哥们,嘿,叫你呢。我怎么没见过你?”

头顶上响起个男的声音,闻言,抬起头对那说道:

“我跟龙哥的,新的。”

闻言,连忙从上面走,笑的手道:

“自家兄弟啊,,别做,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做呢?瞧瞧,都出汗。走走走,别做,跟我到外面抽支烟去”说完,便拉就要向缺口走去。

见状,连忙松开那的手,笑说道:“哥们,我刚抽,你去吧,我这不刚,得熟悉熟悉环境吗。”那被拒绝后,倒也不强求,笑出去。见那走后,却邹眉,没想到周岩在这里影响力这么大,也不知道坏。他蹲在垃圾堆上,看除脚下这处以外的其他七处垃圾堆,暗道想要找到祥可不件容易的事。

而,也就在此时,仓库门开,开进四两大货车,依次停放在仓库中央,让被垃圾所占据的仓库显得更加拥挤。在货车进没多久后,周岩和陈,以及陈个保镖起走到仓库中央,让手下的开始把货装车。

头蹲在垃圾堆上拿袋垃圾,抬起眼睛看看站在仓库中央脸上带笑的周岩,又环视周围的寻找良久也未曾见到祥。随即收起目光,准备从垃圾山上退下去。

“各位这么多天都辛苦,为给你们解解乏,给你们看个节目。,把带过亮个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