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背水前行

此时,一座高尔夫球场。一位男人戴着一顶高尔夫球帽,嘴角扬,挥出杆子,伸手遮挡眉梢,眯着眼看一会儿后,兴奋抓住球杆对着空气挥舞一圈。转身走到遮阳板下,拿起桌一瓶水开口

“老哥,这次又麻烦。”

罢,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彩票,放桌子

桌子旁另一个男人,拿起彩票笑笑,将彩票放进兜里,走到球杆处,拿起球杆,挥出去,学着那个男人之前模样,手伸眉梢,眯着眼看看,随后大笑

“一杆进洞,看来今天去买彩票又能中奖。”

两个人,都默契笑着握手。

这边严华,也到刑侦支队,叫同事将车里毒品拿进证物房后,连忙走进审讯室。

“怎么样?”

“严队,他不承认,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陈言,到现,他还想着那个女人。”

“行先出去吧,老,做下笔录。”

严华坐到审讯桌前,看看吊儿郎当抠着鼻子刀疤脸,翻开面前文件淡淡开口

“周,38岁,邕州南宁人,独生子,膝下无子女,家中父母健,来巴蜀务工,加入旗,做保安队长。”

刀疤脸周听着严华话,磨皮擦痒无病呻吟

“警官,能不能点我不知?我知们警察厉害查户口一流。但是我现肚子不舒服,想厕所,就把我放吧。”

严华则是当做没听见,继续看着文件

“来蜀四年,无固定住宅,无对象,每年都会不定时打款到父母账。父母早期为农民,外出一年后,无业家,而后三年先后南宁市中心买下两套房,存折余额七位数。”

到这里,仍然是不意,不耐烦用手蹭蹭额头。

“我警官,这又怎么们可以去查旗啊,人家给我开工资高,我有什么办法。”

严华闻言笑着摇摇头。

“老看来还没有把视频给他看啊,把陈言手机拿给我。”

一旁也笑,从盒子里拿出手机递给严华,严华拿过手机,打开视频走到周身边,对周开口

“旗不着急,快先看看这个。”

看完视频,没之前吊儿郎当模样,故作轻松开口

“我警官,给我看这个视频有什么含义吗?我和小言都是旗保安,为防止旗货物出差错出现那里这很合理吧。小言手脚不干净,想去偷那个货,我不同意,也没问题吧。”

严华听到这,伸出手打个响指,笑容强几分。

“不,不认识陈言吗?怎么会知他姓什么,又知他手脚不干净?”

“我......”

严华收起笑,打断周话,从兜里拿出自己手机,对着他

“我对鬼话没有兴趣,但我想,接下来我给东西,一定很感兴趣。”

罢,严华将今天张伟所拍摄照片翻出来,一张一张,慢慢滑动着,随着照片滑动,吊儿郎当神情里流露出慌张,吞吞口水。照片翻动完,严华收起手机后,周慌乱立即开口

“警官,我不知啊,我真不知贩毒,要不我也不会同意小言偷这个啊。贩毒可是重罪,要判死刑也知,我还有父母,我有父母要养,我是单传啊,我怎么可能做这个。”

严华走到周身旁,俯身伸出左手拍,看着轻飘飘开口:“怎么,现又开始承认自己和陈言偷窃?好好交代,争取转个污点证人,那就不会是死刑。想想父母。”

罢,严华又走回审讯台前坐下,看着慌乱,轻松椅子,双手抱着头,倒也不着急。

“警官,我真不知贩毒。再......”

到这,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又恢复吊儿郎当神情开口

“再也不能确认,是我和小言一起偷,就凭那个视频?那个视频里面我可是不去,就算强硬我有,那可有那毒品面或是小言家里面发现我痕迹?”

闻言,站起来指着周狠狠开口

!”

严华闻言倒也不诧异,拉

“老,算。”

坐下后,严华又轻飘飘开口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查,等下次机会吧,只要他们做,那我们就有机会。把这个视频和这些图片发给旗周震华,对,把他刚才贩毒也发过去,给点警告,待会儿就把他放吧,收工,辛苦。”

随后,严华直接站起来就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严华转过头看着周冷冽

应该清楚,我们机会不止一次,机会只有这一次。”

罢,严华转身向外走去。

审讯座低头狡黠笑笑,不抬头看周,笑着收拾起桌面东西。

见一人外出,一人收拾起东西,又想着电影里偷老大东西下场,额头冒出冷汗,连忙站起来对着门口喊

“等下,我,警官,我。”

闻言,严华又笑着走回来,也笑着坐回去。

“我刚准备给旗那边发消息,又开口,还好及时,要不我还真就发出去。”

严华着将手机里待发送消息拿出来给周看,周看着待发送里面照片,吞吞口水,一阵后怕,暗叹自己及时。但,他不知是,严华照片是发给

见严华回来后,连忙开口。

能保证,我做污点证人吗?”

严华则是不

“机会给过,现话,没有这个可能,当然,如果线索提供好,不对我们有隐瞒,污点证人还是有可能。”

伸出手,对严华

“能给我抽支烟吗?”

严华眉头一皱,开口

当这里是哪里?要么,要么放出去。我们有是时间。”

“我,我。那个视频拍摄地方郊区仓库里,平时进出都是正常货物,但正常货物里,会夹着半箱毒品,我是经手人下面负责点货。那个视频是个月,毒品到客户指定量后,集体装车,送往卖家。我本想着做那一次就金盆洗手,不做这一行,但没成想,小言死,这不,买家还没找到,就被们抓住。”

重点。”

“仓库负责人是旗副经理陈华,也就是经手人,旗郊区有两个仓库,一个存放正常货物,一个存放夹着毒品货物。每次面收到风声,便会让我们将夹着毒品仓库清空,只留存放正常货物仓库。

但那么多货清空转移每次都特别费神,于是陈华便将两个存放货物仓库,一个用来存正常货物、一个用来存放垃圾,垃圾里面则是藏着毒品。警犬之所以闻不出味,是因为陈华让人垃圾里喷许多香水和杂七杂八肥皂啊什么

明天,明天陈华又要出一批货,所以,们要想抓人,那就得明天装货时,对陈华下手,陈华不仅是仓库负责人,更是疏通关系人。旗下都是他打点。

另外,我曾一次聚会中,听他和面下来过,刑侦局里有他朋友。所以,求求,恳求和南宁警方联系,保护我父母,因为陈华做事心狠手辣。”

完后,严华眉头紧皱,真有内鬼。

“老,马和南宁警方联系,让他们派人保护周父母。”

有没有听到那个人名字?”

“谁?”

“刑侦队里那个贪官名字!”

“没有。”

“行,那这里住几天。”

罢,严华走出审讯室,走到刑侦支队门口空地,从兜里掏出烟点一根,皱着眉抽着烟。

每次侦查都如这次般一帆风顺,但搜查抓捕时候总是一无所获翻跟头,一次两次是因为从其他地方走漏风声,但四五次任然如此,那定是刑侦局里有内鬼。可是。是谁呢。老?张伟?其他人?廖局?

自然不可能,孩子是缉毒大队执行任务中牺牲,老自然对毒贩恨之入骨。张伟?张伟......

此时,严华电话响起来。

“廖局。”

“怎么样?有结果吗?我和老张可一直都等着消息,这次我可是把武警老黄也叫。”

“廖局,我们局内,有内鬼。”

“什么意思?小子要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

“廖局,行动终止吧,我会给写申请。”

“严华!严华!.......”

严华不理会电话那头怒吼,挂断电话,向着审讯室走回去,,他收到一则信息是,快速看一眼后,加快脚步走回审讯室。看一眼,又走到周身旁,看一眼疑惑,拉着就走到身旁严肃开口

“老,我能相信吗?”

闻言,握笔手颤颤,啪一声将笔重重拍桌子,迅速从凳子站起来看着严华怒

怀疑一个老刑警,怀疑一个儿子是烈士老公安,严华,我知做事方法与其他支队长不同,所以头才会让调查这件事,但是,这不代表可以怀疑我。”

严华面无表情点头拉着周出去。

“拿着配枪,和我走一趟。”

闻言后,神情严肃跟着严华走着问

没有和面汇报?这事,我们应该和缉毒兄弟一起。”

被拉着则是疑惑开口

“我们要干什么。”

严华不理会周进入车内后,严华从后视镜看向

“我们局内有内鬼,不是他我就信,我对局内早有怀疑,但一直没查出来是谁。我刚才和廖局是这次行动终止。所以,这次是不合法调查。”

还未开口,周先急,挣扎着开口

“警官,们神仙打架不要扯我,我什么都不知啊。”

摁住挣扎,严华开口

带我们去工厂,这次做好属于污点证人加检举有功,法官会从轻对量刑。不然,死刑没有,无期跑不。”

“老,我们先去家把衣服换,待会儿和他一起进工厂。”

,三人都有着不同忐忑心情。周懊悔,紧张,严华心中无底。

一行三人,到家中,和严华两人换完衣服后,又带着周回到车行驶路途中,严华心中愈发不安。虽然交货时间明天,但若局内有内鬼话,从他逮捕周那一刻开始,旗就应有准备。

开车严华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两人开口

“老,一会儿我和他进去,外面,准备接应我们。另外,周,从现开始,我们就是小弟,因为警察没有调查出证据,被放出来,不要紧张,越紧张越容易犯错。”

闻言,连忙笑

“严队,还是我进去吧,我有卧底经验,进去怕是会出差漏。”

“不行。”

“严队,给我一个立功机会,总不能儿子有功,这个当老子啥都没有吧。来刑侦局这么久,每天做些杂事,我也该活动活动,要不然这把老骨头都生锈。”

闻言,严华眉头不由一皱,沉默。老是他进入刑侦支队后,从市局调来,调来这么久,一直做着后勤工作。

“行严队,就凭没有卧底经验,就该我去。”

此刻则是开口

“警官,不,严,严子,我能给我妈打个电话吗。我怕我这次去,就回不来。我想给老人家两句。”

严华还未开口,却是开口笑着把周手铐取下来,笑着拍着他后背

“龙哥,不要担心,就正常带我进去,然后我们正常出来。母亲南宁警方保护下,很安全。”

闻言不由低下头,双手抓扯着头发。

随着驶离城市,天空渐渐被乌云覆盖,慢慢飘起小雨,雨滴打车窗,也打三人心中。此去,祸福旦夕,吉凶未仆。压抑氛围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弥漫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