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案件原委 下

收起尸检报告,看眼不由得叹息口气,走过去拍拍她肩膀开口道:

个世界就光明就会黑暗,我们做警察,就要消灭黑暗,让光明照角落,让黑暗无处容身,病世界,人心。

小姑娘放心,就两天,我们定会给人民个满意答复。行,和父亲回家去吧,父亲个爷们儿。要事就联系我,电话号码。谢谢配合。”

说完,递给张纸条后便出门

秋接过纸条心中直无法平静。为什么,为什么要样做,晓薇该多绝望,哪家三口该多绝望。

杨家栋从门口进来,看眼,叹息声后拍拍她说道:

秋,我们回家。”

待得杨庆业和杨秋走后。走到李国祥身边。

“老李,怎么样,结果吗。”

李国祥让出个位置,看着电脑屏幕道:

“死诊所那个原名陈言,旗祥个小保安,早些年父母出车祸死个孤儿。另外,队,他个惯犯,曾经因为偷东西被抓过。死因法医那边发来结果,止痛剂注射过量致死。我们他身上发现个偷来钱包,诊所里还发现张被涂改过欠条。欠款人就林庆业。但却多林庆业所添加字迹。”

听完后,对于之前结果,更深确认。

陈言接到命令去催债,路上因为习惯,偷钱包,为不被抓住故而路飞奔,从而撞上刚从茶楼出来没多久秋。他到诊所后,便和林庆业说着欠款事,争辩过程中,两人扭打起,最后陈言被林庆业注射过量止痛剂致死,此时,受刺激林庆业,精神出现动荡,妄想症犯,网上捏造事实,拿着陈言用于恐吓匕首,回到家,杀害领居家三口,精神恍惚中回到家中,吸入足以致死二乙酰吗啡。

虽然过程知道,但却无法定罪旗祥,贸然行动还会打草惊蛇。

“欠条收款人谁。”

“陈言。”

不由得揉揉太阳穴,暗道旗祥办事谨。来,关于旗祥线索又断。纵然知道事情原委,但却无法给死去家三口个交代,无法给群众个交代。凶手固然林庆业。但林庆业背后却牵扯着系列黑暗,系列黑暗才主导件事情推手。

“缺口哪里呢......现场还其他线索?比如银行卡?手机?和网警那边联系下看看社交账号。”

说到,李国祥恍然,连忙推开凳子起身走到证物房,抱着个箱子走出来,当着面翻动会儿后,拿出个装塑料袋中手机,递给

队。手机。要不,叫局长发个搜查证,我们去他家看看?”

拿过手机捣鼓会儿,思考后开口道:

个手机解开。搜擦证我去找局长,快。”

李国祥拿过手机连忙坐电脑前连上数据线捣鼓着。拨通刑侦局局长廖长宏电话。

,事情眉目?”

线索,但我需要给我张搜查证。”

“我马上叫人给送过去,个要求,明天之前给我把证据拿出来。”

挂断电话后,看着李国祥弄着手机,没过多久,李国祥扯下数据线,将手机递给

拿着手机翻着陈言社交账号,个联系人个联系人看着。看完社交账号后,又看向通讯录,其中,让他最为个叫做龙哥联系人。杨芦苇社交账号里,为龙哥特别设个分组,联系人里也给个龙哥设置星标。

思索会儿后,又打开陈言相册,里面大多他花天酒地照片,但回收站里却个视频。点开视频。

家工厂里,陈言拍摄着里面忙碌搬着货物群人。

镜头拉大,箱又货物向货车装着,箱子上赫然写着旗祥两个字。

画面转,镜头前出现两个男人,个正死去陈言,另个则脸上着刀疤光头男人,光头男人见状,把打下手机,视频画面倒转,拍摄着搬着货物群人。

不想活就敢拍视频?”

“龙哥,场面真壮观啊,么多货,卖出去不知道又要赚多少,要不然,我们?”

不错,能拿两个,嘿嘿。小子不要手痒,批货出差错,我都得死。”

“嘿嘿,啥,龙哥又不不知道我,我做事放心。”

“行件事——小子还录?关再说。”

视频到,结束又播放遍。批货,多半就毒品,而个龙哥,多半都陈言蛊惑下做。想到眼睛亮,把手机递给李国祥,让他查个刀疤脸叫什么住哪。尔后又带个穿便衣警察和他起,开着私家车直奔杨芦苇家中。

路上,又拨通局长廖长宏电话。

“局长,叫送搜查证同事直接来南苑路十四号,我里等他。”

别乱来,搜查证没到,不准破门,破门也要叫个编制外人看着,最好找门卫和起。”

“知道。”

挂断电话后,从车窗下拿出警报器伸出窗子安车顶上打开。

“开快点。”

道路上车辆见警报起后,纷纷让开条道路。短暂行驶后,两人到陈言住所。

两人走到门卫处,对门卫出示证件后开口道:

好,现需要配合我们调查下。”

门卫大爷慌连忙道:

“警察同志,我遵纪守法可没犯事啊,们要调查啥呀......”

便衣笑着对门卫老大爷说道:

“大爷,别紧张,只配合我们去调查别人,根据法律,我们要想搜查,需要找个证人,所以麻烦大爷和我们走趟。”

门卫大爷闻言后,长舒口气,让自己老伴看会儿门,跟着两人便向着陈言家里走去。走到门口,和便衣互相点点头,便衣便拿出工具,撬动着锁芯。门卫则搭没聊着。

“那个,警察同志,他犯什么事?”

“没什么,只偷东西。”

“不会吧,么好个小伙子,偷东西?我看着不像啊。”

“我也觉得不像。”

“队长,开。”

便衣轻悄悄松下工具,对着说道。闻言后,将门卫推自己身后,手伸进外套,对着同样手伸外套便衣点点头。两人推开门,连忙从衣服里掏出货真价实着编制手枪,打开执法记录仪后,两人悄然走进去。

搜寻屋内,确认无人后,两人收起枪支。二室房间,杂物房,另间则用于住人房间。

“张伟,搜查下,看看什么发现。我给国祥打个电话。”

,队长。”

“大爷,进来下。”

看着门卫进来后,便走到窗台边,点根烟,拨通李国祥电话。但,他抽着烟看小区环境时,注意到眼前几盆盆栽,土壤着翻动过痕迹。使得他连忙掐灭烟,放下手机翻动着盆栽里土壤。

很快,个被塑料袋所包裹住方块显露出来。他又连忙翻动着剩下四盆盆栽,无例外地,都着塑料袋所包裹方块。

“张伟,发现。”

此时,电话里响起李国祥声音:

“队长,刚准备和打电话。我根据天眼人像匹配查整座城市,发现刀疤男最后次出现昨天晚上,带着个女长春路佳源旅馆开房。”

听着电话里响动,脸上露出坏笑,连忙拿起电话道:

和小李现马上去把他抓回支队,等我回去。穿便衣去,不要引起太大动静。”

电话挂断,张伟走过来,透过看向盆栽,走到盆栽旁,拿出相机拍照。又戴着手套将四个方块拿出来。放铺好报纸上,又拍张照。

“队长,我去其他房间看看。”

张伟从兜里掏出手套递给后,转身跑向其他两处阳台。

蹲下身,将手套戴上后,又看眼站客厅大爷,笑着说道:

“大爷,证人,后面说不定还会用到。”

门卫闻言,不断摇着手,哭笑不得说道:

“不会不会,不会用到我。”

打开塑料袋后,露出着旗祥包装茶纸。看到深深,取出手机拍照。又慢慢打开茶纸,里面躺着赫然就被保鲜袋所包裹住洛因,随机他又打开其他四个塑料袋,无例外,都洛因。

张伟也此时双手捧着报纸走过来,报纸上堆叠着十块被塑料袋所包裹住方块。

“队长,里还。”

看着躺地上洛因,又回想起视频里箱子,脸上浮现出笑容。地上不过装箱千分之,主要查处批,那直头痛旗祥,就会倒塌。很快,他拨通廖长宏电话。

“局长,我初步掌握旗祥贩毒证据。至于行贿,和反贪张局头绪?”

“好个小子,我和老张就等着。目标确定,现就等着小子好消息。”

给我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定给个准确消息。”

么长时间都等,两个小时又算得什么。”

挂断电话后,对张伟道:

“和我起把东西搬到车上。”

两人将东西搬到车上后,拍手,笑着从兜里掏出支烟递给门卫开口道:

“大爷,谢谢配合我们工作,如果后面需要话,还请再配合我们下。”

门卫接过烟,叼嘴里开心道:

“哪里哪里,警民家亲,们去忙吧。去吧去吧。”

给门卫点燃烟后,坐进驾驶室,让张伟里等送搜查证同事同时,看看期间人来杨芦苇屋子,如果话,就地抓起来,带回警局。

走后,门卫走到张伟身边,笑着开口道:

“小同志,刚才那个领导吧,看样子都不和善,平时没少吃苦吧。”

张伟听,苦笑不得,挠挠头尴尬回道:

个人,就个工作狂,从昨天到现都没咪上会儿,还精神,个令人敬佩前辈。”

门卫大爷若所思点头。

“敬业好,敬业好,我们就需要人民守护神。”

“那大爷为什么说让配合调查脸不愿意。”

“我......我那不害怕影响们调查吗,要守护神需要,我肯定冲第个,再怎么说,我曾经也梦想做警察来着。”

此刻路上打个喷嚏,揉揉鼻子,开着车,打开警报向警局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