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阴谋的旋律 曲一

“小女子,等下,等下,刚从那个屋子里出的?”中年女人叫住了了秋,用手指着晓薇的家门对她轻声地问道。

“请问有什么事吗?”了秋拿着合影看着中年女人疑惑的问道。

就行,那能能麻烦去和他下,让他要每天都砸墙可以吗?我的娃儿还准备高考,他样没日没夜叮叮咚咚的砸个砸那个算什么?了好几次也听。”中年女人谈到个话题就如同变了个人似的,对着了秋看向晓薇家的门吼道。

“阿姨,请消消气好吗,他家里出了事,请理解下好吗。现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过帮您和他好吗?”了秋由得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个中年妇女又看了看晓薇的家门,无奈的道。

“那行,小姑娘明天定要,要然我就报警了。”中年女人完便转身准备回去。

“行,明天定。”了秋便转身走进了电梯,电梯正准备关门,瞬间,种恐惧闯进四肢,了秋瞬间瞪大了瞳孔,迈步跑出电梯。

“阿姨等下,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了秋慌张的拉住女人,看着晓薇的家门由打了个冷颤。

“他家?发生什么事?话什么意思?我就知道他最近叮叮咚咚的拆家影响我娃儿复习,我找他了好多次都听,唯要报警他才消停了几天,又开始了。”中年女人疑惑的看了看了秋,又跟着她,目光收缩,看向晓薇的家。

听完中年女人的话,了秋再看向晓薇家门上的猫眼时,仿佛觉得有个阴森的眼睛看着她。

她木讷的回过神,机械的看向中年妇女,问妇人能能先带自己去她家里,中年女人奇怪的表情中带着了秋走进了她家,也就晓薇的隔壁。

进入她家后,了秋确认关好了门,无力的感觉涌上四肢,双腿开始打颤,呼吸紊乱。

“阿姨,难道知道家住户他女儿跳楼的事吗?”了秋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调整着呼吸,对中年女人问道。

“什么跳楼?里吗?小女子要乱,我们个小区么多年了还没有听过谁跳楼的事情。小女子,也没必要为了他开脱吉利的话吧。”中年女人领着了秋坐沙发上,看了看房间,小声的对她道。

“那他门口的蜡烛钱纸些?”了秋解,困惑的问道。

“快过年了了祭祀先人很正常嘛。有什么对吗?前两天我也祭祀了先人啊,小姑娘怎么怪怪的?他.......”到着,中年女人走到房间门口看了看,确认自己儿子没听见后,又回到了秋身边小声的对她警惕问道“他犯什么事了?”

对劲,对劲。

了秋没有回应中年女人,懵懂中简单道谢过,刚准备要离开非之地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快要走到门口的了秋好容易调整好心态,腿又软了下去,她转过头看向中年女人,中年女人笑着对她

个点应该我男人应酬回了,没得事。”

中年女人着便走了过去,边走边笑着道:“个灾舅子又带钥匙,晓得娃儿复......?”

门开了,却中年女人所期待的那个人,也正了秋最期待的那个人——庆业。

“王姐,好,我找个人。”

庆业此时已然胡子拉碴,头发蓬蓬,也换掉了那褴褛的衣裳,此时的他就如同了秋儿时印象里般,种绅士的感觉,但,那消瘦的身体,还有窝进去脸颊上所洋溢着的笑脸,却让她寒而栗。

“了秋,回家了吗。怎么跑了,走吧,叔叔送回家。”庆业绕过中年女人,迈步走了进,看着站过道上的了秋,露出了亲切的笑容,而样的笑容,了秋眼中却如同魔鬼般。

了秋此刻瞬间醒悟,此刻她全都明白了。吸毒的晓薇,吸毒庆业,庆业谎,编造了晓薇的死,至于晓薇,死多生少,而此刻,庆业则想灭口,但她又很费解,为何当时灭口,反而要现才过找她。

“啊,叔叔,,阿姨吵,我过解释解释吗。我刚准备要走,叔叔就过了。”了秋木讷的笑着回答庆业,着,边想迈开腿,但此刻她因为恐惧却迈动步伐,双腿就如同深陷泥泽般无法动弹。

“谢谢啊,替我照顾我懂事的侄女儿段时间,放心,以后我绝对会打扰到们,还请和叶哥下,让他见谅。”庆业笑着就拉着了秋的手,走出了中年女人的家,了秋战战兢兢给中年女人比了报警的手势,她也太确定妇人否看见,只得心里默默祈祷。

啪。

了秋被庆业推进了他家里,庆业关上门后,佝着身子从猫眼里向外看去,手还转动着锁,反锁着门。而此刻,了秋看见了庆业背后青块紫块的伤痕,以及,把匕首,灯光的照射下,明晃晃的。

叔叔,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回家了吗,我,我妈他们知道我出么久了,会担心我的,叔叔,其实晓薇的死,我们都很难过,但逝者已逝,我们应当坚强点吗,晓薇也样想的。叔叔,早点休息,我就打扰了。”

四肢发软的了秋,看着庆业的身影及那把匕首,脑海中又响起中年妇女所庆业装修的事,再加上电视剧里各种神经病杀手,止住的冷汗打湿了后背,断吞着口水,双手死死的捏着,浑身战栗,话虽然那样,但她却敢迈上前步,动弹得。

“闭嘴!了秋,的,为什么要里,为什么?和晓薇多久联系了?为什么还要里?”此刻的庆业如同之前那般颓废,萎靡,反而接近疯癫,疯狂,嗜血的神情让了秋连本能的战栗都忘记。

只见庆业从背后取出了明晃晃的匕首,迈着步伐步的向了秋走去,刹那间,她耳旁,她眼前,仿佛浮现出了晓薇死去的场景,只见了秋闭上了眼,想反抗,却四肢发软,只得静静等待着死亡到

此刻,了秋脑海里浮现出了父母、梦想、晓薇,甘心,还未能实现梦想,还未能成为如同鲁迅先生样的文人,就要般的要死掉,甘心,但却没有办法反抗。

“行了,别站着了,过坐吧。”如期的死亡并未到,到的反而庆业那充满着心酸和无奈的话语。

了秋睁开眼,断打量着下自己,发现没有问题后,立马转过身,看着庆业,拖动着沉重的双腿,缓缓向后倒退,想要乘机逃脱。

“了秋,认为,叔叔杀了晓薇,现也要杀掉吗?”庆业抬起头,忧愁的脸上带着丝无奈,双眼迷离的盯着了秋沙哑的开口道。

“怎么可能,叔叔,别想多了,了秋吸毒跳楼自杀吗,验尸报告都样写的。”差点,差点,还差点就能到门口,快了,再拖会儿。

样的鬼话,读过大学的年轻人,会信吗?样的话,我都信,样的话,也就只能骗骗的父母,骗骗我的亲戚。了秋,里的。”

了秋艰难的倒退到了门口,手慢慢的把锁解开,门把手也被她弄到了推门便能跑的地步,终于,她鼓起勇气,但却依然战战兢兢的道:

庆业,其实吸毒的从始至终只有个吧?并晓薇和她朋友吸毒,而后晓薇跳楼,其实所谓的尸检报告根本就因为吸毒而产生幻觉,故而失手杀掉了晓薇,然后,为了让晓薇的尸体被发现就把......现,因为我发现了的秘密,所以也要杀掉我灭口对吗?庆业,混蛋!”

着,了秋再战战兢兢,反而带着愤怒对其吼道,她想让那中年女人听到声音,从而报警,同样,也自于对其虎毒食子的愤怒。

了秋,难道还没明白吗?要我想杀灭口,那早就死了屋内,我为何时便杀了?非要要等去了隔壁我才抓回?我为什么多此举?更引人瞩目从而达到我所想要的目的吗?了秋,就和父亲样愚昧堪。”庆业,愤怒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手指着了秋愤怒道。

“吸毒的事,真的假,但,吸毒的绝对可能庆业的女儿晓薇,也绝对可能庆业。吸毒的隔壁那家人的儿子,他吸毒后,想要强了晓薇,晓薇从,那个人失手杀死了晓薇,我为什么报警处理,我为什么要过去找,我为什么要样浑浑噩噩的活着。

因为那家人,我得罪起,我也想连累的父母,我也想杀了他们为晓薇报仇,我也想和晓薇起离开,但孝!我对起晓薇的母亲,我也对起晓薇,我已经配做个父亲配做个好丈夫了。

但我能做孝子女!现明白了吗?我自己的女儿我怎么清楚?晓薇爱玩,爱混,但她有分寸,我对那些话时我的心流血啊,流血啊!”

庆业浑身颤抖,上气接下气,指着了秋的手断挥舞,口中唾沫横飞,着便拳挥自己的脸上,耳光接着耳光,断的扇着自己。

了秋诧异了,再次陷入深思,握着门把的手放了下去,时间两种结果让她知到底哪件事才真实的,相信自己的推断,还相信庆业的话,她知道该如何好。看着双手抱着头抽泣的庆业,又会想起发生的件件事情,总觉得,有问题。

“咚咚......老啊,听我家那口子了个水灵的闺女,要起过吃顿宵夜啊,我刚应酬回,想着天比天瘦,样可行啊,还得挣钱养的重病母亲吗,带着闺女吃点吧?啊?装修没事的,我家那口子话,莫怪啊。”

阵敲门声后,门外传锁的转动声,转动无果后,门那边传道中年男人的声音。

庆业闻声,先恐惧的看着了秋,又看了看锁,发现无恙后整理了情绪,示意了秋要发声,强作笑容回答道:

“叶哥谢谢的关心,放心,为了我母亲我定照顾好自己,那个姑娘我朋友家的孩子,已经走了,叶哥放心吧,吃饭就算了,孩子还得准备高考呢。”

“好吧,既然样那我就叨扰了,等明天我的业务款下,我请出去喝酒,哈哈,早点休息,那我就打扰了。”

怎么回事?了秋听着门外的声音,又看着眼前的庆业,她更加迷糊了,到底怎样?

此时她的心中有许多个为什么,但都对上推理中的逻辑,到底谁假话,到底怎样回事,如果庆业还骗自己,那眼前个男人心思得多么缜密。

如若凶手真的领居,那为何,那个中年女人会对自己那些话?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凶手到底谁?庆业?还他的隔壁邻居!各位看官可以猜猜,欢迎评论的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