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医者仁心 贰

“呼——”

陈辞逃离那块区域,躲藏一条桥,找到事前所藏好绳索,将其慢慢拉,渐渐从水里浮出一个被防水袋所包裹住通讯器,陈辞拿出通讯器,犹豫一会儿,发出一串代码,表示自己失手

见到代码发出去,陈辞将背被布所盖住狙击枪取,和通讯器一起丢进河里,微微抬手碰碰锁骨处枪伤,但手触碰时,锁骨处却是毫无感觉,没有丝毫痛楚。

随即他走到墙边,靠墙坐去,张嘴咬牙,闭眼,眉头一皱,用力锁骨处按压一番,使得锁骨处周围有些许痛楚,抹掉额头冷汗,颤颤巍巍

站起一瞬间,他眼前一黑,眩晕感猛涌上大脑,使之撑墙,站原地一动敢动。待得眩晕感过去,眼前恢复光亮,便颤颤巍巍街上走去。

此时已近饭点,街上行人多,然,此刻陈辞绝对会引起瞩目,轻则被捕入狱,重则被仇家发现,死无全尸。两结果,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其所希望结果。

此刻急需救治他,路上走将近两个小时,面色如雪,眼皮沉重已,看车辆或是街灯都带重影,极度虚弱。

一路上,虽然经过院,但,院里是有患者,就是有交警恰那个路口,使得其远远避开,放弃念头。去,是伤势寻常,若前去,引起注意,便会发生其最想发生两个结果之一。

陈辞快要昏死过去时,一道微弱红光小十字出现陈辞前方,一位身白袍生正收拾门外垃圾,准备拉卷帘门。

陈辞见其如见救命稻草般,用一丝力气拖沉重躯体响起快速走去。

一瘸一拐陈辞引起注意,随陈辞越越近,且掐白脸色如同僵尸般,吓得生瞬间停关卷帘门动作,连忙跑过去扶住他,将其扶进馆。

椅子上,虚弱陈辞,以及其手上鲜血和肩膀处简易包扎,眉头。

陈辞努力保持清醒,尽可能眼对生虚弱道:

“钳子,剪刀,消炎药,酒精,纱布,蹦带。”

生却是吞一口口水回过神,连忙走到捡药处拿出去剪刀,并趁陈辞注意,取出一支针筒,向里面加入足以致死镇痛剂,待得弄好,将其放进包里,走到陈辞旁。

额头冒冷汗将他锁骨处衣服慢慢剪开,黑色衣服上有明显干涸血渍,使得生又吞吞口水,从一旁桌子上拿出酒精,开口道:

“你忍一,我必须要用酒精才能把衣服取。”

见陈辞点头生将酒精倒上去,听陈辞倒吸冷气及瞪眼,看其眼睛布满血丝,小心翼翼用剪刀,慢慢挑开衣服,露出一个血洞,周围肉都泛白向外凸起。

“枪伤?!”

生再次吞口口水,喉结滚动,用手抹抹额头冷汗,放剪刀,掏出手机拨号码盘对陈辞道:

“你个伤,我,你现需要输血,我就打电话让大人。”

陈辞闻言,从袖口中滑出一把匕首,半睁眼坐起,抵胸口虚弱道:

“想死吗?”

生见状,张嘴快速粗气,连续眼,喉结翻滚,手机也被陈辞给拿过去。

生带解释颤抖对陈辞说道:

“我救你,我没办法救你,你情况需要输血,我里条件简陋,没办法给你救治。”

陈辞见状,又躺回椅子上,让生把门关上,把玩手机,对生说道:

“把我要东西拿。我再说一次,钳子,剪刀,消炎药,纱布,绷带。”

“好,好。”

生颤抖回到捡药台,拿托盘将一系列东西放上面,又伸手摸兜里那根装有镇痛剂针管犹豫一会儿,一咬牙,将其拿,放托盘里,慢慢向陈辞走过去,将托盘放一旁。

陈辞看一眼托盘,示意生可以开始

生看托盘里东西,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拿起针管,又吞一口口水,向陈辞颈子移动。心中想

犯法犯法,我是自卫,自卫,我还有父母要养,我还有父母,我能出事。”

陈辞掐白脸露出一丝笑看向生说道:

生,我看你手机里照片,原你有个女儿,年纪到和我差多大,读大学吧?真好。”

生闻言,停动作,看陈辞,心里挣扎,眯会儿眼,对陈辞问道:

“你会杀我吗?”

陈辞则是一脸微笑生,使得其头皮发麻,犹如一猎人猎物般,随时就能杀他。

良久,他开口道:

“我为何要杀您,如果我父亲还,您也和我父亲一个年纪。”

生长舒一口气,放针筒,从一旁拿起钳子,戴上用灯镇定一会儿,随即便看向陈辞伤口,放钳子拿起剪刀,开口说道:

“碎骨太多,我只能给你简单处理一事,你只能去大院。忍一忍。”

说罢,生便将酒精倒剪刀以及周围凸起死肉上,慢慢将周围凸起死肉清除掉,又放剪刀,拿起两个钳子,看伤口,刚要动手,陈辞笑,张泛白嘴,无比虚弱开口道:

生,您为何用针管?”

生刚拿起钳子手,颤颤,但又静理会陈辞,枪伤处夹碎骨屑,时而用棉花蘸冒出血,看见子弹,用酒精倒上去,理会陈辞因疼痛所发出剧烈抖动,用钳子夹住子弹,慢慢拉,快速用带酒精棉花清理伤口,又用干净棉花堵住伤口,用手压住,做完一切生抹抹额头汗水,长舒一口气。

而一旁陈辞却闭上眼,生见状,连忙把阿莫西林碾碎加入温水倒伤口上,用纱布处理好,用手探探呼吸,坐椅子上,打量和他女儿年纪一般年轻人,叹息摇头。

陈辞大脑胀痛,眼神溃散,嘴角留鲜血,努力睁开眼笑道:

生,你能和我说说,为什么一开始想杀我,但却又救我?”

生从陈辞身旁拿过手机,翻开自己女儿照片,摇摇头笑道: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想杀你,但你也没动手吗,既然你相信我,那我为什么相信你,其实管你是什么,只要愿意相信生,那你那一刻开始,就只是患者,而我,也只是

我也没能救得你。你失血太多,加上细胞坏死,你能活到现,全靠你意志。你和我那女儿年岁相差无几,可路,都走错。”

陈辞笑伸出手拿过手机,看上面年轻女人开口道:

“你女儿真漂亮,如果我没有做一行,也许我会找她谈恋爱,让你当我老丈人。”

生闻言撇撇嘴,释然开口苦笑道:

“我倒是希望她能嫁出去,可惜啊,她走,被人害死,我没能救得她。她母亲走时候,我也没能救得她母亲,你说我生可笑吧,怪得没什么人愿意到我看病。”

陈辞闻言,闭上眼无力一句话:

“果然,长得好看人,都被是天妒生,你女儿叫什么,我叫陈.....辞......”

“啪嗒”手机掉落地上,陈辞带一丝笑,断生气。

“林晓......小伙子?小伙子?”

生还未回答完,便见陈辞没生机,他连忙将陈辞平放椅子上,虽明知他活,但却依旧做心肺复苏、人工呼吸。汗水啪嗒啪嗒陈辞脸上,但动作却并未停止,一直做心肺

良久生停动作,坐地上靠陈辞,捂哭泣,用力地面。、发泄

渐渐生停宣泄,看一眼陈辞,眼神坚定走到桌子旁,写一封信。

信写完生拨动报警电话。

“你好,我里是长源大道13号,飞藤诊所,我里有个人中枪死,希望你们能够尽快赶。”

生挂断电话,脱自己白大褂,盖陈辞脸上,拿陈辞匕首,带决绝神情,走出诊所。

“压死骆驼,也许是稻草,是一阵浊风,晓薇。等我。”

......

故事到里,就结束

秋翻动评论,好多人都说夜里碰见个男人,博主故事写错,更有自称知道是实情人说,个男是个小偷,是偷东西被人打,博主造谣判十年。

但杨秋却久久能自已,浏览故事,也翻看照片和评论。

生、还有父母要养,林晓?妻子和女儿都死,女儿是被害死,晓薇?飞腾诊所?

瞬间,杨秋瞳孔猛一阵收缩,一阵冷风从窗外吹,铮从床上坐

林庆业也是生,诊所也叫飞腾,也有父母要养,阿姨走,晓薇被害死。是巧合?对,对。

随即,杨秋连忙拿过手机,点开博主主页。她震惊主页面全是林庆业对于林晓薇思念,以及向社会求助,但观看人数和评论人数却寥寥无几。

林庆业一直渴望用社会舆论扳倒那一家人,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为女儿报仇,还自己女儿清白。原林庆业敢,只是暗中渴望最致命舆论力量,可是效果佳。

再回过头看发帖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

想到,杨背发凉,翻床,光脚推开父母门,把则微博给父母看,并期间告诉他们我之前去林庆业家发生什么。

秋哭泣求杨家栋快点报警,并快点去林庆业家。

父母震惊中,慌乱披上衣服,父亲杨家栋更是从厨房提一把菜刀,鞋子都得及穿,便从楼上跑到车里,母亲苏慧一边报警一边安慰悔哭泣秋,杨家栋则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林叔叔,要做傻事啊,要做傻事啊。

我们,等我们,我该听你话,和父母讲,日本人我们都能打跑,地痞流氓、贪官污吏又怎么会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