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民国茶师 曲二

海生诧异的看眼前这年轻由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打量,突然一惊。他长的好像小家伙,比印象里那小矮高了少,那没心没肺的笑容虽然褪去了稚气,多了一丝坚毅,但,是了,是了,一定是小家伙。

海生激动的颤抖双手想要上前拉年轻的手,但却又在空中缩了回去,心中一股说出的感觉涌了出

“楚博?”

海生哽咽对年轻问道。

年轻则是直接伸出手拉海生,笑道:“老东西,认了?”

“真的是,真的是,好,好,太好了,好,小家伙长高了,也长大了,泉,泉!去,吩咐下去,让厨烧几好菜送到房里。”海生激动再也忍住,红的眼眶流下了泪水,松开年轻的手,急忙推开柜门快步到年轻身边,颤颤巍巍抬起手,死死握住年轻的手对喊道。

,看穿华丽的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憨笑过去死死抱了一下他,也是憨厚的笑道:

“小长得真高。”

海生膝下未曾落,也未曾与哪家女有过感情,这让少客都嘲笑海生是太监,而海生却以为然,他有,只是那多年前走了,现在这又回了,自然令他激动万分。

在饭桌上,海生停的给楚博夹菜,看博一劲的往嘴里送时,他欣慰的笑了,这一切又好像回到了当初小东西刚的时候,那夜晚发生的趣事。

这一幕,让许久未曾这般开心的海生高兴的像,一直哈哈大笑。

在吃过晚饭后,楚博拉海生走到了那未曾改动的院里,两如那时般坐在台阶上,看夜空,但,海生的手,却是一直死死的握博的手,就如同他又会突然离开一般,牢牢握

博,这些年都到哪里去了?当初为什么辞而别?这些年过的还好吗?有没有取到漂亮的堂客?”海生激动的玩笑一股脑的抛出了心中疑问。

博笑的脸顿了顿,但很快又恢复了笑脸,拍了拍海生的手笑道:“这些都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混得很好,师父看,这一身,洋气吧,还有手上的这块表,这可是正宗的洋货,诺,送给了。”

,楚博嘚瑟的从手腕上取下了手表递给海生。

海生接过手表,看新奇玩意儿,时而抚摸,时而放在耳边听响:

“嘿好家伙,和的怀表一样,也别说老东西吝啬,这,省得便宜。”

海生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块怀表摩挲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双手交给楚博,在见其接过怀表后 ,又笑将他送的手表戴在手腕上,得意洋洋的借夜色忽远忽近的观赏

博接过怀表放在手上摩挲了一会儿,又看了看高兴的海生,良久后,他收起了怀表,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点上,吞吐了一口。

什么时候学会吃这了?”海生闻味转过头看博皱眉问道。

博闻言,笑从怀里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递给海生,但海生未接,楚博又放了回去。

,还是烟枪好,在这等一下,马上回。别走啊!”说罢,海生便朝里屋跑去,但跑了没几步又转过头看博嬉笑道:“等啊!”。在见到楚博吞吐了一口烟笑点头后,他才跑的进了内屋拿烟枪。

博抽烟,手又伸进了口袋,摸那块还有余温的怀表,陷入了沉思。

在屋内,海生嬉笑拿起烟枪走到了门口,但在看博的背影时,嬉笑的模样停下了,看博抽的烟,及手腕上的表,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却又敢相信。

这次回,真的是老东西的吗?”海生拿烟枪在楚博身旁坐了下,唑了一口后,取下了鞋,拍打灰尘。

“师父?”

海生叼烟枪,穿上鞋,拍了拍手后拿烟枪又唑了一口道:

是老了,但是泉啊,茶楼每天往,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外界的消息,从的洋货,再到吃烟使的那玩意儿,这可是一般能弄得到的啊。

博,告诉是在给日本做事。”

博摩挲怀表的手停了停,转过头看眼前的这中年,看自己曾经的师父,又一次从怀中掏出了烟盒和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根烟。

“师父,这半辈就没有出过巴蜀,连蓉城都没有踏出过半步,又从何知道日本的强大呢,现在三省已经沦陷了,日本很快就会打到巴蜀,识时务者,为俊杰。”

海生闻言,握烟袋的手由的更紧了几分,怒火中烧的站了起,用烟袋指博,咳嗽颤抖道:

“楚博!!好一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家伙是未出过蓉城城,是无见识,和得。但是老家伙,知道是中华民国的,知道国破山河在!更知道,无数的战士们为了保家卫国所流的血,所战死的魂。”

博闻言也站了起,耻笑的看眼前这,慵懒的伸了懒腰憋住笑的轻蔑道:“这一辈就会这一句国破山河在。师父,念及旧情,叫师父,念旧情,算什么东西?虽然也是中华民国,但,傻,与其白白牺牲,如服从,抢占先机,做一快活的先驱者。”

海生捂胸口神情扭曲,握烟枪颤抖的接近嘶吼对博喊道。

“出去,走,滚,从这里滚出去,滚,泉,泉!”

闻声从茶楼中跑了过,看这一幕一时也知该如何是好,挠头对楚博憨厚的说道:“小博,怎么刚回就惹老板生气,嘿嘿,还是能耐。老板笑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

博闻言笑的弯下了腰,双手断的拍自己的大腿,好一会儿后指海生笑道:“师傅,就这样的傻还留?笑死了。

“嘿嘿,小博说的对,如果是老板留早都死了。”

海生上气接下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捏烟斗捂胸口,冷汗直流,泉见状赶忙跑过去扶住他,在他身上焦急的摸摸去,海生推开了泉,抬起头接受了这现实,看博道:

既然是替日本做事,那这次就是想让们合作对吗?。”

博见聊到点上了,又恢复了正常笑容,开心的拍了手,眼里闪精光道:

“嘿,要说您老比泉聪明,正是这样一件事,们商会那边请您多次,您都答应,这了,师傅,是有句话怎么说的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日本屁啊?主要的是大洋啊,这可是好东西啊,成为能没有它啊”

用再说了,这件事是绝对会答应的,哪怕这茶楼开了,哪怕要死了,也绝对会和日本合作的。泉,送客。”

海生说完便转身回房,而楚博却是急了眼,用手指海生道:

“老死的识抬举,们合作,把旗楼发展到其他地区去,让更多的了解茶文化,这有什么对?要给脸要脸!”

闻言,眉头一皱,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在了楚博的脸上:

“小博,许这样说老板。”

海生闻言,背对哼了一声,轻蔑道:

“发扬茶文化?说的好听,是老了,但是傻!以为知道们怎么想的?们只是想借的手为们打通渠道,供们贩卖烟土。泉还在干嘛,给打出去。”

“小博,对起,是老板叫的。”

语毕,又是一道清脆的声响在楚博的脸上响了起

!”

啪。

“好,好,好,好,好死的,们走瞧。”楚博摸那白里透红掌印的脸,一边倒退,一边放狠话并从兜里将怀表掏了出摔在了地上,见泉又要挥手后,夹尾巴飞的跑出了茶楼。

海生在楚博走后,一口鲜血咳了出,以烟枪为拐杖佝偻的杵地,浑身断的颤抖。身后的泉见状,连忙端起了之前所准备好的春芽跑向海生,扶他到石凳处坐了下,轻轻拍背。

海生茗了口春芽,苦涩充斥口腔,但良久,那回甜的香却未有出现,只有苦涩留在口中。

他拿起茶杯,看了看茶水里的茶叶,随即又看茶水里的自己的倒影,眼泪滑落了出

见状,手足无措的慌乱了一会儿,但很快便跪在了地上,低敢看向海生低语:“老板,对起,应该打小博的,老板要哭,这就去把小博找回。”

语毕,泉从地上站了起,转身就要出门去寻楚博,但被海生拦了下,他摆了摆手,苍老的容颜被愁容密布。

早点休息吧,让静一会儿。”

“好,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走后,海生从手上取下了那块自于楚博的手表,摩挲表面,一阵咳嗽,一滩鲜血又吐了出。他拿手表,转过头在地上找起了怀表的踪迹。

怀表已坏,零件散落在四周,还有一张纸条在夜风中摇曳海生捡起了怀表放进兜里,拿起纸条顺势坐在了地上。

“老家伙,做茶太辛苦了,适合小爷,一定要好好的等小爷取漂亮堂客风风光光的回,走了。”

博啊,从入门那天便知道,是这块料,但未曾想到的是,风风光光的回,却是因为日本

未曾想过那因日本而逃离家乡,因日本母死父知踪迹的小孩,会替日本卖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替日本卖命,那们的师徒情分也就到这里了。以为这次们会高高兴兴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没想到是这样的东西。

海生捏纸条,青筋暴露,良久后,松开了手,随泪一点一点的撕毁了这张自于小家伙的字条。脑中对于楚博的念想,也随夜色,慢慢的磨灭。

第二日清晨,一夜未眠的海生黑发中冒出了刺眼的白,郁郁寡欢的坐在柜台旁,看门口流涌动,杵烟枪,动也是,动也是。

“泉去书房坐会儿,有事叫。”

满脸愁容的海生吩咐了泉一声后便走到了楼上书房,坐在桌前,眼神迷离的看窗外的那颗枯树。

当真是老眼昏花见识少了么,难道国家当真就这样完了么。想到这,海生发间的白更加刺眼了几分,愁容的脸,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自嘲道:

“原以为,会就这样和大家一起坐喝喝茶,聊聊稀奇古怪的故事,慢慢的过完这辈,下辈去亲眼看看这世界。可谁承想,谁承想啊。

老天无眼,一死去的,又回作甚。老天无眼啊。”

说罢,海生眉间带忧愁,嘴角带自嘲的从书架里取出了一本学生送他的书《杜美诗集》,缓慢的又坐回到了凳上,翻开书,在里面夹一张纸,而在纸下,则是哪一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大半辈了,除了学生教的那句国破山河在,也就只有国破山河在了,只要啊,山河还在,曾绝种,这小日本,迟早会被赶出去。”

就在海生陷入自嘲与叹息时,门口响起了泉憨厚的声音。

“老板,祥安居的鹿姑娘找。”

“鹿医?让她进吧。”

海生一边合上书,一边将夹在书里的纸放进了怀中,拍了拍怀中的纸,茗了口茶,看门,静静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