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蒹葭人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民国茶师 曲一

自从知道晓薇死去真相后,在夜里,杨敢在如从前那般敢于夜里外出散步,欣赏座让她在外无比思念美丽城市。

每当她试夜里独自外出散步时,她总会觉得有在黑暗中有双猩红眼睛在盯自己,且会在经意间将她掳走、杀害。

她也渐渐再爱喝咖啡、再爱吃千层饼。反而爱上略苦却回味无穷春芽,爱上酥糯可口红豆糕。

好像,是在思念她老大。又好像,是真爱上,历史所遗留下美食文化。

......

民国时期,老蓉城,,是每天必可少玩意儿。在那时,喝上一口旗楼春芽,再吃上一口祥安居红豆糕,坐在楼里,坐在楼前,坐在巷子口,在带清香微风拂过,一切都显得那么怡然自得,悠哉,悠哉。

穿旗袍丽人,穿商人,穿中山装学生,以及教书先生等等,在空闲时,都会去楼坐坐,听听世间百态,谈谈自己故事,或是,享受宁静且安逸人生。

故事啊,听多,自己也就在多愁善感,也就平淡

旗楼新开张那会儿,一位学徒,小东个子高,皮肤白白净净倒像个女娃家,就是有点脏脏。旗楼老板生就问啊,小东你为什么要一行。小家伙人到大,性子到挺直,他脸上洋溢幻想喜悦说道,行多风光啊,做好万众瞩目,再取个漂亮堂客,那多安逸啊。

理由可让老板倍感诧异,老板惊讶眼前个小东,心想啊,我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么直接小东我还是头一回碰到啊,人小鬼大小鬼头。

在一旁吃客听见小东话,一口就喷,连忙捂嘴看向生哈哈笑道:

师傅,你就快收个小白脸吧,人家么实诚,你也耿直啊。”

生尴尬直挠头,看眼前桌子高小东。说实话,生那个时候是打心眼儿里想收他做徒弟,之一道讲究是用心,心平气和韵出,那才是好个小东倒好,开口就是漂亮堂客,风光洋气。

生看眼前个满脸坚毅,杵在哪一动小东无奈笑笑,转过身对头顶挥挥手笑叹道:

“哎呀,罢,收收收,我也好薄老何你金口啊,小东你先去园待吧。”

好巧是,那个夜晚,生与常客品聊人生,聊,把个小东给忘,结果到第二天早上生打哈欠去园时,发现小东还在那杵,他在惊讶中恍然大悟额头,拖小东就上内屋让他先睡上一觉再说。

傍晚,吃客人少,小东从内屋跑到楼里,也开口,就站在那,气鼓鼓生。生看小东,笑他在桌子前停,并让一个伙计从后面端两个荤菜上

“小东,你叫什么呀?打哪啊?”

生一边给小东肉,一边笑问道。

小东则是一股脑往嘴里塞食物,根本理会话,生见得,自己好歹是个师傅,岂能让徒弟薄面?一把抢过小东眼前饭碗,恶狠狠说道:“你要是说,那你就要吃肉。”

生一边说,一边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砸吧嘴,故意让油从嘴角流出:“嘶,个肉真香,个肉真错,害,可惜有些人吃到咯。泉子,个肉哪买,下次多买点,真错。”

“老板,个肉就是昨天剩下吗,我吃咋没啥感觉”在一旁收拾桌子壮汉挠挠脑袋,看盘子里面肉,又看生,满脸问道。

“......泉子,你改名叫呆子好。”

“老板,我脑子本好使,嘿嘿。”

“哈哈。”小东笑声打断两人对话,只见小东一只手捂肚子,一只手指生笑眼睛眯成一条缝说:

“你还想骗小孩,骗小孩,奶奶嘴。”

“老板,我也觉得你在骗小孩。”泉子拿抹布走到生身旁,看小东憨厚笑道。

“你们两个,滚滚滚,两个没心没肺。”生也笑。此刻,生开始觉得收下个小东,倒也是什么坏事,至少,在夜里,旗楼在只是他和泉子个呆子

在那个夜晚,生与泉子还有小东一起坐在院子里,坐在月色下,聊一个午夜。

小东叫楚公博,因为日寇入侵,无奈之下,只得跟父母一路南下逃亡到蓉城,而至于父母,母亲在时感染疾病,死在路途中,父亲也在知道什么时候和他走散小东倒是挺聪明,看楼每天进出各种漂亮堂客或者穿华丽老板,便也想一行。

虽然小家伙颠沛流离故事让泉子感动一塌糊涂,哭撕心裂肺。但却未太打动生,生暗中惊讶个小东能把父母生死说那么平常,也在愤愤日寇入侵。

些年生接待过少南下人,大多都因日寇而离开家乡开始没日没夜逃亡,也恨透身为国人,却流日寇杂血狗汉奸。

个夜晚,生说无数遍“国破山河在”。楚公博个小东也在念叨下,学会生毕生文化——“国破山河在”。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便由第一年秋第二年春,楚公博也渐渐长高再只是刚到楼时那般如个桌子高,反倒是和生一般高

生看个小东从一窍通到现在算得上入门,又看个小东一天天长高,对此,他也是欢喜,韵都轻快几分。

春季客人也越越多,使得他和泉子两人渐渐,于是生便开始让楚公博个小家伙给哪常熟客韵,熟客们倒也喜欢个长斯斯文文白白净净小家伙,对此也都高兴

兴许是熟客缘故,小家伙那晚非常傲然站在生面前,竖大拇指对生傲然道:“师父,那些喝我所韵出客人都给我比个,还夸我说我技术现在已经和你一样,我明天想给其他客人韵,好好师父。”

生看眼前楚公博,唑一口烟枪,拉楚公博在身旁坐,指夜空眯眼笑说道:“公博,你看看天上月亮,你在看看那些星星,你觉得谁更亮啊。”

楚公博看一眼夜空又转过头看向生,蔑视生说:

“当然是月亮啊,师父你怎么和泉子一样是个笨蛋,都要问我。”

生闻言提起烟枪唰就站,挥舞想要打楚公博,楚公博见状妙连滚带爬迅速远离生,对生比个鬼脸,转过身拍拍屁股边走便悠哉说道:

“人老中用,连月亮和星星谁亮都分,笨蛋。”

生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是笑发火,抬起一只脚取下鞋子便扔向楚公博,楚公博好似背后有眼睛似,一闪身就躲过去,连忙捡起地上鞋子装腔作势闻,又满脸嫌弃扔给回给生,捏鼻子装模作样个干呕道:

“师父仅人老,脚臭也更老。”

生闻言,鞋子都顾得穿,赤一只脚举烟枪就向楚公博追过去,可生怎么跑过楚公博个小孩,最后院子里只剩生看楚公博一溜烟没影。

小东,迟早气死我。”生抽烟枪,回忆刚才一幕,大笑自语。

第二日清晨,一切照旧,三三两两客人里点上一壶,顺带吃早点,到下午,客人渐渐多,楚公博呢,一开始倒也安安分分给熟客们韵,一切都如平常时那般所进行,但,随熟客们评价愈愈高,楚公博个小东也渐渐开始分南北,开始大胆给其他客人韵,一个、两个、三个......对此,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没说什么。

而随时间推移,楚公博韵时变得再小心翼翼,反而变得大胆、自恃无恐起

“你是怎么韵么苦?是给人喝?你到底是在韵还是在煮药?”

生闻声,暗道坏事,连忙停下手中活跑过去,楚公博此时则是被吓轻,耷拉脑袋看地面,双手握把手抠啊抠,生看一眼小东,推他向内院走,示意他先回房休息。

待得楚公博消失在视野后,生又转过身,满脸歉意手对那位老板致歉,并表示今天钱免,并马上为他重新韵一壶。在熟客劝说以及生诚恳歉意中,那位老板哼一声,便也重新坐下

那个夜里,楚公博没有出吃饭,也没用和往常一样与泉子打闹,生并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想年轻人静一静就会好,但没想到是,楚公博在第二天便辞而别

生自那以后,便没有在听到过关于楚公博个小东消息,他心想,也许个小家伙心灰意冷可能没有再做吧,当然也有可能在另一座城市重新找个师傅,但是管怎样,个聪明小家伙,一定会过很好,会实现他梦想吧。

小家伙故事就样告下一段落,生也在小家伙离开后十年年里,凭借一壶春芽沉淀,渐渐把旗楼发展成当时全蓉城规模最大,韵最好楼。也渐渐和当时全蓉城最大、历史最久远糕点店——祥安居齐名。

在老蓉城,在当时,民间里流传一句打油诗称赞旗楼春芽和祥安居豆糕:“一壶春芽,一朝文化;一盘豆糕,一览今朝。”

又想起当年那个小家伙——楚公博,那个梦想要万众瞩目。取个漂亮堂客小家伙——为什么要入道做师,因为我要万众瞩目,我要风风光光一世,我要娶全蓉城最漂亮女人做我堂客。

而我呢,做师,只是为听听客们故事,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是听者,但却又好像我是经历者一般,历历在目。

“老板,一壶春芽,让泉子给我端过。”

好意思,春芽今天卖完。”正在收拾账目生闻声转过头答道。而映入眼帘,却是个比他高出半个肩膀年轻人,穿华丽装,一双锃亮皮鞋,白皙皮肤,笑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