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炼魂狱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章 但却从不顶天立地

石柱也轰然炸裂,一颗散发黑色冰寒雾气红珠子从碎裂石块中飞出,随即猛地撞上蓝寒xiong口!

寒吓了一跳,连忙摸了摸xiong口,并没有什么珠子,而且他体也没什么变化。

正当蓝寒一脸疑惑时候,碎裂石块再次炸裂,随即一柄剑从中飞出,飘寒面前。

剑长约三尺,宽约一指,有脊,呈棱形,红色剑柄微微有些发黑,上面有些交错条痕。

有九条淡红色纹路,没有丝毫生锈,反而寒光闪闪,散发出一股弑杀血腥气息。

鬼使神差,蓝寒shen.出手,握住了剑柄。

随即他也一愣,为什么我会拿这把剑啊?

寒肩膀上伤口渗出血液顺手臂流淌剑上,原本毫无反应剑突然射出刺眼红色光芒!

寒将剑丢了出去,可剑天上盘旋一圈后,最终将剑尖对准了蓝xiong口,猛然cha下!

寒失声尖叫一声,却发现好像……疼?

如说,什么感觉都没有。

剑慢慢往里面cha,片刻,只剩剑柄了,很奇怪,明明从蓝寒前xiongcha.进去,后背却没有穿出来!

剑柄完全进去一瞬间,蓝寒感觉心脏猛震了一下,五脏六腑就像被打乱似,钻心疼痛上每一块地方传达进大脑里。

而他全也开始发热,特别xiong口处,像被火烧铁烙似,甚至还发出了滋滋烤ròu声!

片刻后,疼痛渐渐减轻,蓝寒倒地上喘粗气,颤抖撩起上衣。

他xiong口居然刻一个“狱”字!

寒颤抖用手摸xiong前“狱”字,触感硬硬,像被烧红铁烙烙上去,但疼,毫无觉。

寒有点想哭。

盗墓,食蜥蜴,石柱,珠子,剑,狱字!

什么东西都与老子没有半毛钱关系,可为什么中招受伤老子?老子特么招谁惹谁了?!

寒满肚委屈无处发泄时,周边温度猛然降低,沙漠中更离奇刮起一阵阵大风。

寒似乎感觉了什么,慢慢抬起头。

只见他头顶上聚集一大片乌云,乌云缓缓变换形态,最终形成一只眼睛形状!

寒脸颊抽了抽,虽然心中传来一抹感觉,但蓝寒还往好处想。

世间万物变幻莫测,乌云像眼睛也足为奇,这次肯定与我无关!

寒这样想时候,天上乌云传出轰隆隆声,与此同时乌云眼睛里眼珠子开始动了,仿佛找什么东西。

如此奇特场面,蓝寒还选择乐观。

没事,没事,只老天爷提醒们要下雨了,快回家收衣服而已……

天上眼珠子转悠一圈后,终于将目光转了蓝上。

与此同时,蓝心里传来一股被窥视感觉……

寒全鸡皮疙瘩瞬间炸起,冷汗直流,心里安慰自己。

,佛曰上天有好生之德嘛,我又什么恶,也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更何况我只单纯给带路而已,像什么盗墓这种神共愤,自己连一根毛都没参与进去,没事没事……

可自从眼珠子转上后就没再转悠,整片乌云反而变得光闪烁,电光流转。

虽然只乌云汇聚成类似眼睛形状,但蓝寒还其中感受了无尽冰冷,以及死亡威胁

寒顿时吓得敢动弹,只能心里断安慰自己。

等等。说附近有道友渡劫呢?我一个普普通通,劈我-干啥!难道老天爷闲得无聊随便找个来劈劈看吗!看看正常能抗几道?想想都太可能嘛。

老天爷似乎听寒内心想法,随即乌云眼睛突然就消散了,蓝寒一颗悬小心脏终于放下了。

可没过一会儿,更多乌云重新聚集成一大片遮盖整个天空云,随后从一道落下!

一道闪电准确击打上!电流穿过体发出“滋滋滋”声音,衣物一瞬间破碎,同时散发出烤ròu香味和淡淡硫磺味。还免费赠送蓝寒一个爆炸头!

说,温度比太阳温度还高,被击中会有10亿甚至更多焦耳电量。

寒脑子像被一只大手搅烂了,一片空白,他体也没一处完好,五脏六腑就像被千度烈火炙烤一般,疼他毫无感觉。

毫无感觉,蓝寒此时甚至连他自己体都感觉了。

可天上乌云依旧没有散去,紧接一道迎头袭来!

电穿梭间,将蓝体所有器官破坏殆尽。

虽然眼前焦沙烂石,但他已经双目失明。

虽然耳边声轰鸣,但他已经双耳失聪。

虽然满已伤痕累累,但他却毫无感觉。

寒还没死,但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难道连自己体都感觉,还算吗?

突然,蓝寒感觉xiong前爆发出一阵极度冰冷寒意,那被电肆虐炙烤滚烫无比体此刻逐渐冷却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干枯炎热沙漠中,旅即将渴死热死那一刻,咻一声,忽然穿越北极那种感觉。

寒能感觉心脏重新开始跳动,自己所有器官开始复苏。

他可以呼吸空气,他也可以目睹天上云密布,声轰鸣。

寒低头一看,此时xiong前“狱”字闪烁黑光,并且散发出一股股黑色极寒雾气。

周围雾气越来越浓,甚至他脚下结起片片冰花。

但这一举动,貌似激怒了老天爷,如果之前,蓝寒感受了天上眼睛那无尽冰冷,那么现,他感受,就极致愤怒!

紧接,连续几道窜出乌云。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

便带绚丽光呼啸而下!

片刻之后。

寒感觉他死了。

过这次应该死了,因为蓝寒能看自己躺地上。

用第三视角看自己躺地上。

而他现则飘半空中看电肆虐自己体,他体已经变成了一团黑炭了,只有xiong口“狱”字闪烁光芒。

第九道还没来,体里一股吸力把蓝灵魂吸回体内,回体里并无太多感觉。

痛,痒,烫,冷。

可能电已经把蓝上所有中枢神经全部破坏了。

一个地方,道什么原因,道怎么回事情况下。

他即将死去。

也许没有对这个世界眷恋,蓝寒想做一个表情来表达自己内心所想,但已经感应器官了。

轰隆一声,天地间顿时昏暗下来,乌云中窜出一条骇龙,此时天地间灰暗下来,只有这唯一光,却让无法目视!

这道闪电越来越近,蓝脑海里缓缓浮现出他一生。

简单来说,蓝个普通个没有任何故事男青年。

无父无母孤儿,从小就处流浪四海为家,而这种飘荡流离生活,蓝寒过了二十八年了。

一切都平平淡淡,如水,无味。

他看清自己未来,也曾有美好过去。

他虽名叫蓝寒,但却从顶天立地。

天上龙居高临下,随即奔腾而出,漫天电覆盖住蓝寒渺小躯!

寒可以感觉得体一点点化为灰烬。

最终,乌云散尽。

原本影所之地,如今只剩一堆灰烬。

寒,卒,享年28岁。

————

一个地方,一家举行葬礼,棺木已经置入墓穴,还没封土,坑外孝子孝孙哭成一片,过了片刻,哭声渐弱,边上开始组织封土。

突然,从棺木中传来“笃笃笃”敲击声,上面顿时一静,眼神中带点迷茫,又带点惊恐。谁也敢乱动,拿铲子准备封土几个大汉也停住动。

顿时寂静无声,又过了一会,一个大汉打破沉默:“刚刚俺瞧见一只鸟飞走,该啄木鸟吧?”

大家伙们明显松了口气,气氛又热闹起来,几个大汉重新拿起铲子。

这时棺木中又传来一连串“啪啪啪”拍打声。

“诈尸啦!”这回qun迷茫了,眼中惊恐万分,顿时哗哗跑了一大半。